注册
首页 > 新闻 > 央媒看山东

【两会专访】全国政协委员潘鲁生:守望乡愁

[提要]我的家乡在鲁西南,生于斯长于斯,留下了很深的人生印记。虽然过去经济上并不富足,但受家乡文化影响,家乡的老百姓尊礼重教,岁时节日、民俗活动非常丰富。

  记者:春节过后,《一位博士生的返乡日记》走红网络。其中有关“失去家园的归属感”,“房子车子妻子成为身份的代表”及“知识的无力感”等内容引发共鸣。您记忆中的家乡是什么样子?随着城镇化进程,如今回望故土,否也会有“回不去”的亲身体会?

  潘鲁生:我的家乡在鲁西南,生于斯长于斯,留下了很深的人生印记。虽然过去经济上并不富足,但受家乡文化影响,家乡的老百姓尊礼重教,岁时节日、民俗活动非常丰富。大家好热闹,也爱排场,不讲究吃穿,多的是精神追求,比如流行在菏泽农村的顺口溜说“大嫂在家蒸干粮,锣鼓一响着了忙,灶膛忘了添柴火,饼子贴在门框上”,我的家乡是个戏窝子。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艺术文化的繁盛和当地的民风民俗是分不开的。我几十年致力民间艺术研究与家乡的文化水土是分不开的。

  现在逢传统节日,我都要回乡看看,上坟祭祖,探亲访友,也许是常常回家的缘故,时时看着它一点一滴的变化和发展,作为一个亲历者,几十年的沧桑变化都感同身受,不觉得隔膜。比如今年春节,我拍了不少家乡县城里年节的场景,虽然年货变成了今天大家喜欢的时髦商品,但是那种气氛、心情、场景总能让人想起儿时的年节,总有些血脉相连的东西让人感到充实和感动。

  记者:您在一些传统节日总会到农村调研,感受农村的乡愁记忆。这些年来,农村的节日氛围有何变化?

  潘鲁生:三十年来,我们调研春节的年画与传统节日相关的习俗和民间艺术,走了南方、北方不少农村,应该说节日气氛的变化不能简单一概而论,其中有不少区别和联系。比如,去年农历七月半,我调研了广东潮州地区农村的祭祖习俗,恰恰是这一经济比较发达、改革开放始终走在前沿的省份,农村里祭祖的气氛和传统非常浓厚,家家户户的老百姓非常敬畏虔诚祭奠先人,与之相关的一些民间艺术样式也保留较好。还有去年中秋,我调研了山东莱芜的一个偏僻山村的中秋节的习俗,虽然是一个交通相对闭塞的山村、而且村里的大部分年轻人都外出务工和居住了,但过节这天小村很热闹,许多年轻人从山外赶回来团聚。“仓廪实而知礼节”,经济和物质的发展并不一定与文化和传统相悖,我们需要更全面地、而且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当然也要更普遍地重视、珍视我们的文化传统。

  记者: 2013年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首次提出“留得住乡愁”的说法,后来的2014、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都提及“乡愁”这个词汇。在您看来,“乡愁”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怎样才能留得住乡愁?

  潘鲁生:乡愁对家乡的记忆和热爱,是对传统文化的认同,也是一种人的精神寄托和归宿。改革开放几十年,数以亿计的农民工进城务工,在城市经济发展的同时,在造成了农村的空巢化、空心化,因此不仅是经济和社会发展意义上的城乡二元化值得关注,更要重视文化的联系,如果失去了乡土认同的根基,斩断了传统的血脉,我们的文化将面临更深层次的同质化的危机。因此,“乡愁”的提出具有文化战略意义,是从政策上关注、倡导和修复我们民族的文化生态,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留住乡愁、培育乡愁的办法有很多,比如我今年提出了《城镇化进程中保护农村文化生态》的提案,建议实施“乡土文化进课堂”。因地制宜编制乡土教材,生动介绍当地自然特色和风土人情,开设民俗、民艺和县志乡史知识普及和体验课程,增强特色文化、传统文化传习,构建家园感,延续国民集体乡愁。还可加强县志、乡史、村刊等出版和农村博物馆建设工作。发挥我国传统修史立志传统,鼓励和支持县志、乡史、村刊等文化出版工作。通过修史立志、留存活态档案等,加强文化交流与传播,提升文化认同感和凝聚力。

  记者:您曾经提到过“传统村落是农村文化的重要载体,是国民的集体乡愁。”以往我们在传统村落保护方面存在哪些问题?

  潘鲁生:对传统村落保护问题,有个很重要的背景,就是“城镇化”。“城镇化”涉及数以亿计人口的生产、生活的变迁发展,包括产业结构调整、劳动力资源迁移、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民生需求完善和乡土文化转型等等。要“以人为核心”,就要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五位一体”的全局来看待,要作为民生工程并关注农村文化建设,涵养文化水土,修复文化生态,保护传统村落,留住乡愁,建设有情感、有文化、有田园的城镇,提升生活质量,让人们有家园的归属感、家族的荣誉感、家庭的幸福感,愿意衣锦还乡。把传统村落保护与建设这看似矛盾的因素转化成为发展的机遇。

  记者:传统村落的破坏,不仅体现在外观上,还涉及传统文化根基的断裂。对此,您有何感悟?

  潘鲁生:农村是我国传统文化的母体,但一段时期以来,包括传统村落空间、民俗民艺样式、文化传承人以及可发展生产的文化资源遭到严重破坏,文化资源流失加剧。长期以来在政策上强调“文化下乡”,较为片面地以城市同化农村文化,在文化投入上注重广播电视等现代文化建设投入,对农村传统文化保护投入不足等有着密切关系,相对忽视了民间文化自身的价值。

  所以建议设立农村传统文化发展资助项目。改变以往重广播电视等现代化文化建设投入的格局,加大特色文化、传统文化扶持和投入力度。尤其要注意填补民间文化保护和农村日常生产生活之间的空档,关注尚未纳入民间文化范围的普通文化习俗、活动或技艺,对相关民俗民艺等传统文化活动、传承人、农民专业合作组织给予资助,鼓励和支持富有特色、具有历史传承内涵的农村文化活动。如对农村“手艺大师”、“农民手工艺合作社”以及历史性特色化民艺民俗活动给予资金支持。切实加强文化的凝聚力。

  记者:据您了解,在新农村建设和传统村落保护上,国外有何先进经验?

  潘鲁生:举例来说,以往所谓“有钱就盖房,没钱就刷墙”式的建设,造成的是“发展式的破坏”。很多国家重视保护文化遗产,英国会原样保留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废墟式的建筑,法国会作修复与设计,意大利强调保护历史信息,澳大利亚保护文化的重要性,此外还有1999年出台的《墨西哥宪章》,强调非正式流传下来的用于传统施工的经验和技术。这些都是有借鉴意义的。

  从根本上说还要立足国情,我目前正开展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城镇化进程中的民族传统工艺美术保护与发展问题”研究,我们聘请的英国文化人类学家雷顿教授表示,他四十年前曾就法国城镇化过程中的农村发展问题撰写了博士论文,因此我们一起深入中国村落开展调研并进行研讨,一个共识是,有可以借鉴的经验理念,还有十分具体的国情特色。比如我们的传统村落,不仅分布在少数民族和边远贫困地区,还分布在城镇化进行中和城镇化比较发达的地区,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发展离不开所处的发展环境,需要因地制宜制定科学合理的办法。

  记者:2014年—2016年,中央财政开始统筹农村环境保护、“一事一议”财政奖补及美丽乡村建设等专项资金,分年度支持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需要注意什么问题?

  潘鲁生:具体要突出民生主体,健全“政府主导、专家参与、村民受益、社会协作”的传统村落保护机制。如加强传统村落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公共设施投入,支持私有民居的维修维护和基础设施建设,改变传统村落是贫穷的象征。营造教育培训和就业创业发展机会。切实考虑村民的发展愿望,包括居住生活、劳动就业以及教育培训等发展机会,创造条件让村民生活在传统村落空间,享受现代生活方式,安居乐业,实现可以持续发展。

  进一步健全协作机制。政府从民生保障和文化战略出发,开展传统村落保护与建设。专家从建筑学、民俗学、社会学、人类学、经济学等多方面论证解决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问题。村民参与投入传统村落建设和规划发展,成为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的主体和责任人。社会力量积极协作,成立志愿者服务组织开展文化活动,设立传统村落保护基金,向社会、企事业单位和个人募集基金,探索建立民营资本投融资机制。(新华网山东频道3月10日电)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杨凡、杨婷婷]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