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生命难以承受之痛 走进罕见病DMD患儿家庭(图)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

2017-03-20 09:45:03

蔡雪群为患上罕见病DMD的儿子浩浩打开电脑

这是一个罕见病患者创作的小诗

有人说你是异草

其实是他们没见过奇花

你那与众不同的身姿

是天使调皮的漫画

你经历的万般苦难

是人类进化的代价……

这是一对DMD患儿母子的对话

“妈妈,你说这世界上真的会有天堂吗?”

从5岁开始,浩浩便常常问妈妈这个问题。

“有啊,天堂可好了,那里会有你想要的一切东西……”

妈妈试图用这样的回答,打消他对死亡的恐惧。

DMD

杜氏肌营养不良症,1861年由法国医生Duchenne以其名字命名,是目前人类已知疾病中由最大、最复杂的基因缺陷所导致,随着年龄增加全身肌肉呈进行性消耗和运动功能减退的致死性X-伴性隐性遗传性肌肉疾病,已被列入罕见病范围。

与“渐冻人”症、“瓷娃娃”症等大众熟悉的罕见病相比DMD却鲜为人知。

通常DMD患儿3岁~4岁开始步态异常、10岁~12岁逐渐丧失行走能力、20岁~30岁间死于心肺功能衰竭,目前尚无有效根治手段,支持疗法和康复治疗能延缓病情。发病率为1/3500活男婴,也即是说每3500个新生男婴中就有一个患者。

浩浩(化名)是一名DMD(杜氏肌营养不良症)罕见病患儿。这是一种尚无有效治疗方法的疾病,随着病情发展,患者会逐渐失去行走能力,全身肌肉逐渐萎缩,最终瘫痪至呼吸衰竭。大多患者的生命只有20岁~30岁。

南充目前至少有18名浩浩这样的患儿,而据上海一家公益组织机构根据患病率和新生儿出生率估计,全国DMD患者应该在7万~8万左右。

短短二三十年,生命画卷还没来得及完全展开就已落幕,在这一过程中,受煎熬的,不只是孩子,还有他们的父母——因为谁也不知道,最终的那一天会何时到来……

成都商报记者 王超 摄影报道

病魔 /

逐渐丧失行走能力 尚无有效根治手段

儿子3岁那年,蔡雪群发现了“不对劲”:儿子挺着肚子走鸭步,走得不稳容易跌倒……当时,她以为儿子缺钙,后来怀疑是儿子小时生病太多所致。直到两年后的2009年,儿子在重庆一家医院被确诊为DMD,属基因突变所致,目前尚无有效根治手段。

目前的医学研究表明,引起DMD基因突变是随机的,也有病例与母亲遗传有关。DMD疾病是目前人类已知疾病中由最大、最复杂的基因缺陷所导致,大部分DMD患者在3岁~5岁发病、10岁~12岁起逐渐丧失行走能力,20岁~30岁左右死于心肺衰竭,每3500名新生男婴中就有一人罹患此病。

3月的一个下午,13岁的浩浩躺在沙发上,嚷着要玩电脑游戏。蔡雪群赶紧将一把电脑椅移到沙发边,随后再将儿子抱到电脑椅上,推进卧室。

因长时间无法行走,浩浩的脊柱已严重变形,坐在椅子上身子明显向右倾斜。蔡雪群帮忙打开电脑,浩浩试图将右手臂放到电脑桌上去拿鼠标,但连试两次都失败了。“以前还能用手挠头,现在连将手放到桌上的力气也没有了。”蔡雪群说。

过去几年,浩浩的体重从40斤长到80斤,从最初还能扶着轮椅缓慢行走,到现在已渐渐完全丧失行走能力……看着儿子身体机能一步步沦陷,蔡雪群却无力阻止。她曾在一些DMD患者群打听治疗方法,得到的回答却是:“这种病目前尚无有效治疗方法。”

难题 /

“死亡”,是父母难以直面的话题

几乎每个DMD患者的父母,脑海中都曾有过这样的画面:总有一天,会亲手送儿子离开这个世界。是否跟孩子们直面“死亡”这个问题,是他们正在面临的难题。

自从浩浩被确诊为DMD,蔡雪群就试图给儿子讲述一些生死观念,她这样给儿子描述:这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天堂的地方,那里非常美,每个人死了后,都会去那个地方。

“妈妈,真的会有天堂吗?”浩浩问。

“有啊,天堂里可好了,那里有你想要的一切东西……”她这样回答道。

随即,浩浩满意地靠着母亲沉沉睡去。

不过,蔡雪群发现,最近一年,浩浩变了,变得容易发脾气。她分析,儿子或许已从大人间的谈话中隐约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当时他还小,能哄哄,现在长大了,心里有概念了。”

而关于“死亡”,魏生琼还没想好该如何告诉7岁的儿子。“等孩子年龄再大一些吧,我会主动告诉他这些,他有权利知道真相”,但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跟几岁的孩子聊死亡太残忍了。

“妈妈,为什么浩浩哥哥总是坐在轮椅上?”一次聚会结束后,儿子不解地问。“因为浩浩哥哥生病了,你以后也会像浩浩哥哥那样,害怕吗?”魏生琼心里一酸。

儿子摇头。“不怕就好,不管怎么样,妈妈都会一直在你身边。”魏生琼摸着儿子的头,眼泪刷刷地流下,儿子还不明白生死的含义。若那天真的来临,儿子真的会不怕吗?自己会不怕吗?

煎熬 /

比疾病更难受的,是误解和歧视

因为生病,浩浩8岁才上一年级,但他无法独自走到二楼教室,老师曾建议送他去特殊教育学校。

“我儿子虽然有病,但智力没问题。” 蔡雪群态度坚决,学校最后作出让步。之后,她便每天背着儿子上下教学楼,但儿子的学校生活并不快乐,到厕所小便会因跨不上石阶摔倒沦为同学的笑柄,因无法奔跑而被同学歧视。而且,病情的发展超过了她的想象,一年级暑假结束,浩浩终因病情恶化无法行走而坐上轮椅,辍学无可避免。

有时带儿子外出,蔡雪群也会被人问起为何儿子坐上了轮椅,但她并不避讳谈论儿子的病。和她一样,也有DMD患者的父母将孩子照片发到朋友圈,“不是为引起同情,只是希望大家了解这种病,不要歧视。”

不过,也有不少父母选择了“隐蔽”。据魏生琼统计,南充目前至少有18名DMD患儿,但实际上“这个数字应该会更大”。

2012年5月,国内第一个专注于DMD罕见病的专项基金——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关爱杜氏肌营养不良(DMD)儿童专项基金(以下简称“DMD公益基金”)在上海成立,旨在帮助关爱DMD患者和家庭,同时推动国内医普、诊疗、康护、疾病研究、患者救助、公共政策研究和社会扶持。

DMD公益基金发起人、上海集爱杜氏肌病关爱中心主任张文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DMD患者被歧视的程度在农村更甚,有的家族可能会有数个DMD患者,这个家族就会被外界误认为受到“诅咒”,在村里抬不起头来。比如,南充一5岁男童被查出患有DMD,年轻妈妈尚未走出悲痛,婆家便有人发话,如果她再生不出一个健康孩子,就让其丈夫与她离婚,这让她至今仍觉得抬不起头来。

考验 /

孩子最后的时光 如何陪他度过

如何安排孩子最后的时光,也是DMD患儿父母都会面对的问题。

去年,南充一名16岁的DMD患者去世,这让蔡雪群心里一紧,她不知道“死神”会在何时召唤儿子,但她想趁儿子还在人世时,能多感受一下这个世界的美好。过去几年,她曾带儿子到北京、深圳等地游玩。平时在南充,只要天气好,她就会开车载着儿子到附近景区逛一逛。如果儿子不愿出门,她也不会勉强,“只要他每天过得开心就好”。

前段时间,浩浩提出想去云南,但蔡雪群感到为难,因为要她一个人带着80多斤的儿子如此长距离奔波,她不敢保证自己有能力做到,但她最终还是答应儿子,待爸爸回来后一起陪他出去玩。

魏生琼的儿子目前正在上幼儿园,儿子此前提出想养一只狗,她便从朋友家抱了一只狗狗回去,这让儿子开心了很久。

曾有一段时间,蔡雪群突然产生了送儿子到福利院生活的想法,那里至少有同龄孩子可以和儿子聊聊天,福利院的护理或许也会比在家里好。更重要的是,她没有勇气送儿子最终离开这个世界。但这个想法让她感到自责:“可能我做不了一位伟大的母亲……确实太崩溃了。”

延展阅读

机构推测

国内有7万~8万DMD患者

国内目前到底有多少DMD患者,尚无权威统计数据。上海集爱杜氏肌病关爱中心根据新生儿的出生率和患病率推测,这个数字应该在7万~8万。 张文君说,5年前,很少有人关注DMD这种罕见病,当时国内能确诊DMD病例的医院也只有10家左右,这导致很多家长在为孩子治病时走入误区。

激素治疗可减缓患儿肌力衰退

“有的家长可能会发现孩子不像正常孩子那样行走,容易摔倒,因此怀疑是孩子骨骼问题,但很少有人会想到去查基因,遇此情况,应到医院就诊,查一下心肌酶谱,如果肌酸激酶等指标很高,就需进行基因检测来确诊。”张文君说,因为DMD除了由基因突变引起,也有可能是母亲遗传,如果女方家族里有男性患者或疑似患者,女性可以去做一个孕前检查,确定自己是不是DMD携带者,然后在产前进行绒毛或羊水细胞基因检测,确定胎儿是否是患者。

尽管没有效根治方法,但激素是目前能减缓DMD儿童肌力和运动功能衰退的唯一药物。

张文君说,国外DMD患儿的生命力普遍比国内DMD患儿要长,就是因为使用了激素治疗,帮助孩子延长走路时间,提高活动参与度,同时也减少呼吸、心脏和骨骼问题,可延长患者生命10年~20年,延缓运动功能衰退3年~5年。根据国外经验,服用激素的最佳时间一般在4岁~6岁。

社会力量介入 开通关爱热线

去年4月,在征求医生意见后,魏生琼决定让儿子服用激素药,借此为儿子争取3年~5年时间,这也成为她保护儿子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说不定,到时候有药品能治疗这种病了呢?”

随着社会对DMD的关注,更多社会力量正在介入。去年,DMD公益基金、上海集爱杜氏肌病关爱中心开通杜氏肌病关爱热线,旨在为全国DMD群体进行疾病知识普及,提供咨询和心理安慰等服务。张文君说,很多DMD患儿10岁左右便无法行走,父母很容易患上不同程度的抑郁症,“我们现在努力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让患者快乐,也希望社会能认识和理解这群孩子”。

[责任编辑:杨凡、李娜]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老人捡垃圾上瘾水泥墩也搬 民警清出28车垃圾

武汉沌口一位孤寡老人捡垃圾上瘾,把石头、木棍、塑料袋等各种垃圾都往家里装,塞满了一栋2层楼民房,沌口建华社区民警杨艳组织城管、社区...[详细]
武汉晚报 2017-03-20
中国青年睡眠现状报告:仅一成人能“一觉到天亮”

中国青年睡眠现状报告:仅一成人能“一觉到天亮”

3月21日为“世界睡眠日”,中国睡眠研究会日前发布了《2017中国青年睡眠现状报告》,“睡个好觉”成为青年人的奢望。仅有1/4受访者睡得好。[详细]
北京晨报 2017-03-20
华北中南部空气污染24日转好 南方将再迎较强降水

华北中南部空气污染24日转好 南方将再迎较强降水

据中央气象台网站消息,20日,受弱冷空气影响,华北中南部空气污染扩散条件有所改善。21至22日,华北中南部、黄淮西部等地大气扩散条件将再...[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7-03-20
郑州一小区发生入室盗窃 作案者是受害人邻居

郑州一小区发生入室盗窃 作案者是受害人邻居

入室盗窃男子逃跑时的监控画面。原来,在得知王女士的遭遇后,小区居民将从监控视频中调取的男子逃跑时的截图张贴在小区多个地方,3月18日...[详细]
大河网 2017-03-20
郑州市民楼顶上建“空中花园” 有花草有水果

郑州市民楼顶上建“空中花园” 有花草有水果

袁先生的“空中花园”河南商报记者。在郑州中原区棉纺路一处6米高的防空洞排气塔上,有一个“空中花园”,不足6平方米,此时黄色的小花盛开...[详细]
大河网 2017-03-20
郏县农户家中母鸡产下“超级”鸡蛋 重达208克

郏县农户家中母鸡产下“超级”鸡蛋 重达208克

李大妈家的“超级大鸡蛋”比普通鸡蛋要大很多□记者李红汛通讯员张根栋文图本报平顶山讯3月10日,家住郏县安良镇边庄村的李大妈像往常一样...[详细]
大河网 2017-03-20
男子本想砸车盗窃却意外发现“金库” 盗走百万现金

男子本想砸车盗窃却意外发现“金库” 盗走百万现金

神秘人凌晨从地下车库盗走194.98万现金。由于失窃时间未知,给民警的侦查工作增添了困难。[详细]
东北新闻网 2017-03-20
女士隆鼻后鼻尖不断冒出线头 疤痕恐无法恢复

女士隆鼻后鼻尖不断冒出线头 疤痕恐无法恢复

杨女士到一家美容院做“线雕隆鼻”,没想到鼻子化脓,隆鼻线不断从鼻尖冒出,美容院没办法处理。但没想到30天后,鼻尖冒出一根带血痕类似线...[详细]
武汉晚报 2017-03-20

老人捡垃圾上瘾水泥墩也搬 民警清出28车垃圾

武汉沌口一位孤寡老人捡垃圾上瘾,把石头、木棍、塑料袋等各种垃圾都往家里装,塞满了一栋2层楼民房,沌口建华社区民警杨艳组织城管、社区...[详细]
武汉晚报 2017-03-20

“警方”来电“冻结”银行卡 她轻信被骗300万

在电信网络诈骗中,骗子冒充“公检法”人员以办案为名搞诈骗并不新鲜,一般人都能识破骗局。3月16日上午,南通张女士在家中接到一个“+905...[详细]
扬子晚报 2017-03-20

父亲生前欠账姐俩借钱还 父债女还感动众人

□记者郭长秀通讯员张玉强核心提示|2004年7月底,修武县城关镇人秦小驴贷款两万元发展养牛业,天有不测,2006年11月秦小驴因意外身亡,妻子...[详细]
大河网 2017-03-20

2万元可买支付宝“线上垄断”服务? 支付宝:未授权

支付了2万余元的服务费。记者调查发现,这家声称得到“支付宝”授权的公司,其实跟支付宝没有丝毫关系,支付宝公关部答复记者称:未授权任...[详细]
大河网 2017-03-20
兄长失联妹妹寄百封信寻亲 30年后两名老人终相见

兄长失联妹妹寄百封信寻亲 30年后两名老人终相见

终于团聚。3月16日,六旬老婆婆刘正碧从云南曲靖坐了20个小时火车来到巴南土桥派出所,当她见到哥哥刘正海的第一眼,便立刻飞赴过去,紧紧...[详细]
重庆晨报 2017-03-20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