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清代古船重现世间登上热搜!在山东,这些古沉船也记录着齐鲁大地昔日胜景|闪电Hot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22-11-22 15:26:11

齐鲁网·闪电新闻11月22日讯 据媒体报道,11月21日0时40分,长江口横沙水域见证了中国水下考古新的历史性突破——22根巨型弧形梁组成的沉箱装载着古船,经过4个多小时水下持续提升后,在打捞工程船“奋力轮”中部月池缓缓露出水面,古船桅杆清晰可见。时隔150多年,这艘清代同治年间木制帆船重新出现在世人眼前。船长约38.1米、宽约9.9米,有31个舱室;调查人员前期潜入水底,在舱内发现码放整齐的景德镇窑瓷器等,在船体及周围还发现大量文物,共计600余件。它犹如一枚“时空胶囊”,满载原汁原味的清代市井生活片段,系中国水下考古又一大发现。

  

小编整理此前报道发现,在山东菏泽、蓬莱等地,也发现并发掘出了年代久远的古沉船。如今它们陈列在当地的博物馆里,向人民讲述着齐鲁大地的昔日胜景。

菏泽古沉船:保存最好,出土器物数量最多,历史研究价值和考古价值最高

菏泽古沉船在全山东省范围内已发掘的古船中,保存最好,出土器物数量最多,历史研究价值和考古价值最高。该船只为一艘从江南沿着运河驶过来的元代贸易船只,大约有21米长和4.8米宽,高度则为1.8米。从船体内共发掘出了上百件来自元代的瓷器、漆器、玉石玛瑙和铜铁器。

  

2010年9月17日,在菏泽市一建筑工地上,工人们在作业时发现了一艘古船遗址。在警方和相关文物部门介入后,省文物考古所会同菏泽市文物管理处组成考古队对这艘古沉船进行发掘,并确定这是一艘沉没于元代的内河航运船。“由于此船保存基本完整,它为研究元代木船形制及制作工艺提供了实实在在的标本,并对菏泽古代漕运史、河运交通和蒙元时期黄河泛滥区之地形地貌研究均有重要意义。”

“当时最先露出来的是船尾部的两个舱。目前测量后基本确定该船的残体长21米,宽4.82米,高1.8米。”考古人员表示,除去船头、船尾、独立舱外,共分为10个小船舱,大小不等,宽在1.3米和1.8米之间,初步断定船体木料主要是柏木和楸木。

图片

同时出土的还有一批罕见的珍贵文物,其中包括陶器、漆器、玉石、玛瑙、金饰、木尺等,而这些文物中甚至囊括了景德镇、龙泉窑、钧窑、磁州窑、哥窑等五六个瓷系。“特别典型的是元代青花龙纹梅瓶、磁窑龙纹罐和钧窑影青釉杯盏,以及长约49厘米、对我国古代度量衡研究有重要意义的木尺。”

据了解,船的尾舵是平衡式旋转舵,这是我国第一次实物发现平衡式旋转舵,这填补了我国一项空白。“以前的时候在船史上有记载,但是人们第一次发现是在我们这条船。也就是说这个旋转轮的发现,领先世界航海水平500多年。”

图片

全船共分12个舱段,每个舱段都自成水密舱。船外板木材为杉木,中间隔仓板为柏木。船板两种搭接技术的巧妙使用、可以上下自由调节高度的悬挂式平衡舵、船尾草鞋底部分的直板弯曲工艺、铁锚与铁链之间的防缠绕铁环设计等等都展现了元代匠人精湛的技艺和智慧。

蓬莱古船博物馆:我国唯一陈列有外国古船的博物馆

古船、古港、水城,见证了千年东方海上丝路的兴与衰。萌芽于春秋战国、兴盛于汉武大唐的古登州港,曾经“日出千杆旗,日落万盏灯”。在蓬莱古船博物馆内现存的四艘元明时期的中外古船,及紫檀木舵杆、黄花梨造船木、木锚、云龙纹白釉罐、宋耀州窑刻牡丹纹执壶、碗口炮等国家珍贵文物,从蓬莱(登州)出土,是海上丝路繁华过往的亲历者和见证者。

古船1

四艘古船连古今,见证繁华。

蓬莱因港而生,因港而兴。作为中国古代海上贸易的始发港之一,蓬莱海上贸易的历史填补了北方航段的空白,在海上丝绸之路上担当着重要角色。

远洋航海,船是第一利器。蓬莱古船博物馆是我国陈列古船数量最多、种类最丰富的博物馆,也是目前为止我国唯一陈列有外国古船的博物馆。馆内陈列了1984年和2005年在登州古港(小海)清淤时出土的四艘元明时期的古船和大量的出土文物,这是东方海上丝绸之路交往难得的实物见证。

古船2

步入博物馆内,一架栈桥穿越古船遗迹展示区。从桥上俯瞰,古船的整体形象尽收眼底。1984年出土的1号古船,经鉴定是元代用于沿海巡防、护航的战舰。这艘战舰船型大,残长28.6米,残宽5.6米,可乘载兵员上百人;船身瘦长,速度快,长宽比达到5:1,大大提高了船只的速度和灵活性。这艘古船是三桅帆船,船尾有舵,帆舵的配合保证了船只的平衡、方向和速度;船内设有14个水密舱,保证了航行的安全性;它所采用的龙骨、艌料等很多造船技术都居于当时世界领先地位。

2号古船和1号古船一样,都是登州沿海巡防抗倭的战舰,所采用的水密舱、舱壁周边肋骨、构件连接方式、龙骨补强材、桅座等,反映了中国古代先进的造船技术。

古船3

3号古船是明初的高丽货船,没有龙骨,平底,短肥,更注重行船的平稳性。它也采用了水密舱技术,印证了古代中韩造船技术的交流源远流长,也是两国经贸文化交流的实物例证。

先进的造船工艺是开辟和往来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保障。蓬莱古船博物馆重点从龙骨(支撑船体)、艌料(密封材料)、水密舱(舱室隔离)和帆、舵、锚等不同角度,展示了中国领先世界的造船工艺。经历岁月的侵蚀,古船已然残缺,从所存知所见,彼时千帆竞发的繁华,透过古船向我们走来。

古船4

重现千年“海丝”脉络,向海图强。

知史以明鉴,查古以至今。丝绸之路连接东西、传递文明、创造财富,是古代中国对外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要道。

春秋战国时期,山东半岛的齐国就开始了与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间的交流,丝绸、青铜制造、冶铁等技术相继传到朝鲜和日本。齐桓公时期,以登州港为主要出海口,以丝绸为主要商品,通过海上与朝鲜开展贸易往来,孕育了“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萌芽。

海上丝绸之路,成于秦汉,兴于唐宋,盛于明初。从登州港出发,到达朝鲜、日本的东洋航线,是东方海上丝路。蓬莱濒临渤海、黄海,与朝鲜半岛和日本,是东方海上丝绸之路上最为耀眼的起始港口之一,这里有著名的国际水道“登州海行入高丽、渤海道”。

古船5

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蓬莱先民就开始海上活动;春秋战国,这里是“稻作东传”北方路径的重要节点,更是齐国通往朝鲜、日本的出海口;秦汉至隋,古登州港成为海上交通的中枢和对外交往的主要港口;宋代之后至明清,登州港嬗变为军港,占据着中国北方最重要港口的战略区位,推动了东亚以及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地区经济与文化的全面发展和繁荣。

古船馆展出的900多件文物,除了四艘古船,还有紫檀木舵杆、黄花梨造船木、木锚、云龙纹白釉罐、宋耀州窑刻牡丹纹执壶、碗口炮、千佛缸等都是国家珍贵文物,不仅对研究我国古代军港、古代造船技术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更是对外贸易的实物和见证。

古船6

港口的繁荣带动了城市经济的发展,推动了社会生活的繁荣。当时的登州城内,馆铺交错,商贾云集,朝鲜、日本的使节、僧侣、商人在此通关,外事活动频繁,朝廷设置了新罗馆、渤海馆等外事机构和勾当新罗所等侨务机构,登州也由此成为国际化的通商口岸。

“舟船飞梭、商使交属”的往日盛景,虽已不见,但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脉络,却无比清晰。古人向海图强、开放进取的精神,留存至今。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10月,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布关于“山东百年百项重要考古发现”入选项目名单的公示,菏泽古沉船、蓬莱古船均榜上有名。

闪电新闻记者 王全 综合自人民日报、央视新闻、胶东在线、鲁网、菏泽电视台等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96678,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