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相约即墨投壶共赏!山东广播电视台为何要承办这场国际赛?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21-11-22 21:44:11

齐鲁网·闪电新闻11月22日讯 由山东广播电视台、青岛市即墨区人民政府主办的2021年亚广联大学生机器人大赛(ABU ROBOCON 2021)将于12月12日在青岛即墨举行。

2011年,“荷灯祈福”赛后,中央电视台完成机器人大赛十年之约,由于节目设置的调整,遗憾地中断了亚太大学生机器人大赛的国内选拔活动。2013年起,国际赛渠道不通的中国大陆抱憾缺席之后两年的ABU Robocon比赛。

2017年,山东广播电视台临危受命,代表中国大陆开始着手参与ABU Robocon赛事,并于2018年,经国家广电总局国际司举荐,正式成为亚太广播联盟附加正式会员,再次打通了中国大陆参与国际赛的渠道。

为什么山东广播电视台会选择承办这个比赛,接过国际赛的接力棒?这个比赛又到底是什么?来看山东广播电视台台长吕芃的特别解读《“萝卜坑”是个好坑》。

(一)

西岳华山,壁立千仞。冷月一点,万峰静谧。松风涛起,天地肃穆。孤巅绝顶,正好厮杀!兴替十年一度,风云流转轮廻,五大绝世高手,华山再次论剑。

北丐洪七公,挟降龙十八掌虎虎声威,修得区块链新型神功。东邪黄药师,桃花岛闭关十载,悟得天马神术云计算。西毒欧阳锋,痛定思痛,终于练成物联网真经。南帝段智兴,潜心向佛,聚得大数据如恒河沙数。

上次论剑被公推为武功天下第一的中神通王重阳,百尺竿头,领先一筹,人工智能,乃其独家新款秘籍。天下武林,麇集山下,翘首云外,凝神屏息,期待五大高手各施新功,再决高低,以重振武林江湖。

因为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隐居修炼期间的疑似第一高手只保国不保己大师,已经被不知深浅的无名小辈活活敲断了鼻梁;疑似并列第一的雷死人不偿命大师,被只练过抡拳硬砸功的愣头青打得满地找牙。日出日落,几番惊风急雨;云起云散,几度飞虹流霓。山下的人们只能用想象填补山上炫目的精彩。

然而,三天过后,五大高手,次第下山,灰头土脸,缄默不语,各自揖别,杳如黄鹤。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围观吃瓜群众在他们脸上看到了类似保大师倒地、雷大师找牙的神情。大家奔走惊呼:绝世新高手现身了!!

后来,山上论剑的细节渐次披露还原。五大高手激斗正酣,一个面相幽冷、行动僵直、类人非物、亦人亦物的家伙突然杀出。五大高手避之不及,纷纷倒地,遂联袂并肩,齐齐出手,上演了一出空前惨烈的五英战怪物。然而,五大高手依然步了保大师、雷大师的后尘。

原来,这个横空出世的高手集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于一身,融汇贯通,浑然一体,臻化天成,只会独门绝技的练家子,自然不是对手!据说,此人或曰此物,及其同类,均叫萝卜特(Robot)。从此,华山论剑(contest)只在萝卜特们之间进行。华山论剑也与时俱进,改名“萝卜坑”(Robocon)。

(二)

中国有句老话:一个萝卜一个坑。这话很朴实、很乡土,也很哲理、很社会、很世故。地瓜土豆都是一串一堆一嘟噜一提溜地疯长,只有萝卜,没有串种转基因之前,一个坑里只长一个。这句老话只能顺着说,不能反着说,因为不是每个坑里都有萝卜,而是每个萝卜都一定来自某个坑。

所以,“萝卜坑”是萝卜的产房,是萝卜的温床,虽然不能乘风破浪,但可以让萝卜成熟成长。所以,“萝卜坑”是个带来希望、带来收获的坑,不是挖坑的坑,不是坑爹的坑。

总之,这是个好坑!

“萝卜坑”不仅田野里有、大棚里有、农民的希望里有,高科技、智能化、青年学子的聪明才智里也有。后面一个“萝卜坑”写成英文,叫ROBOCON。ROBO来自Robot,CON来自contest,意思就是“机器人比赛”,译得夸张一点、火药味浓一点、吸引眼球一点,就是“机器人大赛”。

▲2020赛季,等待上线

中国的ROBOCON,或者准确地说,中国大学生ROBOCON,从2002年开始,已经办了十九届。最近五届,都在山东邹城举办。邹城对中国机器人事业的贡献必将载入史册。在邹城产生的冠军队,会代表中国参加更高层级的ROBOCON,这就是ABU Robocon。所谓ABU,是“亚洲—太平洋地区广播联盟”的英文缩写。它组织、举办的Robocon,翻成汉语就是“亚洲大学生机器人大赛”。

这个巨大而有影响的“坑”,在阔别中国十六年之后,将于2021年重返中国。这一次,它来的是山东。

(三)

世界体育史上,有很多不是冠军,但水平不亚于冠军、甚至高于冠军的亚军。比如足球史上的荷兰队,乒乓球史上的李富荣、王皓,等等。在ABU Robocon史上,也是如此,比如2018年的中国队。

大学生的Robocon最早起源于日本,1988年由日本国家电视台“日本放送协会”(NHK)发起。1989年此项比赛成为日本的年度赛事。从1990年起,开始邀请外国大学生队伍参赛。

它真正实现国际化,是在2001年。“亚太地区广播联盟”(ABU)将其确定为全亚洲范围的大学生均可以国家名义组队参赛的科学竞技赛事。ABU Robocon由此诞生。除了东道主可以派两支队伍参赛,每个国家只能派出一支队伍。从一开始,这项赛事就具有鲜明的媒体特色。

2002年起,中国开始派队参赛。西安交大、哈工大、电子科技大学先后代表中国多次夺得冠军。中国起初的组织方,是中央电视台。从2017年开始,中国的组织方改为山东广播电视台。2017在日本,2018在越南,2019在蒙古,中国队(均由东北大学组队)被认为实力最强,水平最高,但最后都功亏一篑,未能登顶。

2020年的第十九届比赛原定在斐济举行,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至今各国选手未能欢聚在太平洋上的这一美丽岛国。ABU Robocon史上,或许会出现首次云上比赛。

2005年,中国曾经作为东道主在北京承办了第四届比赛。2021年,时隔16年之后,ABU Robocon将重返中国,这一次的举办地,是青岛即墨,Jimo。

(四)

ABU Robocon的东道主,有几项“特权”,一是可以派两支队伍参赛,二是可以制订比赛的主题和具体规则。

首届比赛在日本举行,当年的主题极富日本特色,是“抢攀富士山”。2019年的比赛在蒙古乌兰巴托举行,主题是“快马加鞭”,马背上的民族把自身的历史文化特性融入了现代科技比赛。

中国截止目前只承办过一次比赛,那是2005年,当时举国上下正沉浸在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的浓厚氛围里,ROBOCON的比赛主题自然同中国历史传统、同北京奥运直接相关:登长城,燃圣火。

16年后,ABU Robocon重返中国,比赛主题已正式发布,那就是曾经在中国流行两千余年的一种礼仪和游戏:投壶。现在的人们理解投壶,往往只把它看成古代文人宴饮雅集时的游戏,但实际上它却蕴含着中国传统之中一种很深厚的礼仪,也即射礼。“射”,是孔子制定的“六艺”之一。孔子作为教育家,设置教学内容从来不是“从心所欲”,而是有着“克己复礼”的良苦用心。

“射礼”也是他要复兴的古礼之一,要通过复兴“射”这一古礼,使学生达到“克己”的境界。弓箭的发明,是人类工具史上划时代的革命性突破,其意义不亚于后来的蒸汽机和互联网。它突破性地改变了人和自然的关系,使人在同自然界其他生物的较量中开始占据上风,大大提升了人类的生存质量和生命安全系数。人类对弓箭产生发自内心深处的工具崇拜,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因此,射箭不仅是古人中男性必备的生存技能,还是某种古老原始崇拜原始记忆的心理孑遗。即使后来社会分工日渐细化,不需要人人会射箭,但它作为一种心理遗存,依然烙刻在社会礼仪之中。囿于环境和条件,真正的射箭礼仪难以操作,于是由射箭而来的投壶应运而生。而且,练习射箭和投壶,对于培养诚心正意、凝神静气、公正持平、每发必中的性格品质,也的确是有效的方法。

后来的人们只看重投壶的娱乐性,而忘记了它的人文性、礼仪性、神圣性,宋代大儒司马光坐不住了,愤然写道:“投壶可以治心,可以修身,可以为国,可以观人。何以言之?夫投壶者不使之过,亦不使之不及,所以为中也。不使之偏波流散,所以为正也。中正,道之根底也。”司马光还重新制定了新的投壶规则。

所以,千万别小看某些源远流长却又毫不起眼的细枝末节,它里面很可能蕴含着我们民族的精神密码和精神基因。只不过,我们走得太远,已经把它们遗忘了。

(五)

ABU Robocon已经过往的十八届比赛,举办地大部分是东道国的首都,比如首届的东京,2005年的北京等等。

只有很少几届在首都之外的地方举办,比如2018年,举办地是越南的宁平省,距离首都河内还要差不多三个小时的车程。但无论在哪里举办,办赛几乎都是国家行为。蒙古办赛,总理到场颁奖。越南办赛,副总理亲自调度。在宁平,越南队第七次夺冠后,举国欢腾,因为越南全国都通过国家电视台的转播收看了比赛实况。

这种情景让人想起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在任何一项国际竞技中获胜,都能引发巨大的民族自豪感,首先是中国冰球队从世锦赛C组打进B组,然后是中国男排在0:2落后的情况下连扳三局战胜南朝鲜(当时我们还没把韩国称为韩国)男排,清华学生喊出了“团结起来,振兴中华”。

中国女排首夺世界杯冠军,更是把“拼搏”二字变成了汉语常用词,以至在很多单位的楼顶上都能看到这俩字。这些年,中国综合国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各种比赛越办越多,各种大型综合赛事和专项竞技经常落户中国。就连海阳这样一个县级市,都承办过亚洲沙滩运动会。

ROBOCON不是体育竞技,是智力加技术的比拼,参赛范围也仅限于高校在校学生,参与度、关注度,特别是“现实回报”,都明显不如运动比赛。这样的比赛办还是不办?如何办?对承接者来说,更多地要靠决策水平,靠历史耐心,靠超前眼光,靠宏观视野,靠综合实力,靠办赛能力,靠基础设施。山东正好有这样一个地方,具备上述所有条件,这就是即墨。

这是一个有着6000年人类活动史,2000年县治设置史,近1500年建城史的文化名城,更是一座生机勃勃、活力四射、蒸蒸日上的现代化新城。当年燕国在齐土攻城略地,即墨一带是齐国最后据守的阵地。再失即墨,齐将不齐。田单用“火牛阵”大破燕军,齐国得以收复国土全境。田横五百士集体殉义,更是千古楷模。

即墨自古就是坚持、坚守、坚忍的典范,现在的即墨又是创新、创造、创优的积极探索者、实践者。即墨旧邦,其命维新。发展是最好的继承,继承是发展的前提。没有发展,没有未来,何谈继承。即墨对ROBOCON的重视和承接,体现了区委区政府对智能产业、对转型升级、对未来发展的长远谋划和超前眼光。办赛本身不是目的,更长远的目标还在前方。在此,向即墨,Jimo,表示敬意。

(六)

曾看过一部电影,叫做《未来世界》。

说的是一男一女两名记者(只记得女记者外号叫“袜子”,刘广宁配音)在采访中戳穿了一个惊天阴谋:某机器人游乐场背后的科学家把来游乐场参观的各国政要、社会名流、商业大亨、将军学者全部用高仿真的机器人做了替换,试图通过这些机器人来掌控全世界,整个游乐场只有这个科学家和一个老维修工是真正的人类。

看过之后,得出一个结论,即机器人的未来有无限可能,但机器人归根到底还是机器,不是人,再高级的机器人也必须由人来主导、控制,必须在人类的法律、道德、社会规范中行事。

从那时起,便对研发、制作、操控机器人的人充满了好奇和敬意,甚至敬畏。通过ROBOCON,结识了三位把毕生精力奉献给中国机器人事业的杰出学者,一位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宗光华教授,一位是北京理工大学的陆际联教授,还有一位,是北京科技大学的郗安民教授。

三位先生,不但是中国机器人研发事业的重要开拓者、参与者、贡献者,还是中国ROBOCON的主要推动者。可以说,中国的ROBOCON是在这几位先生筚路蓝缕、殚精竭虑、锲而不舍的持续推动下才逐步走到今天。

特别是宗先生和陆先生,从中国的ROBOCON开始谋划、创立,就一直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二位先生一直担任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的评审委员会主任、副主任。陆先生还长期兼任裁判长。每一届国内比赛,包括中国队参加每一届ABU Robocon,从比赛主题、规则、赛程、会务,直到每一个具体细节,两位先生都是亲力亲为,具体操办,直接指导。

宗先生已经78岁高龄,陆先生更是已经年过八旬。对于即将在中国即墨举办的比赛,两位先生倾注了大量心血,对待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节都极其认真。陆先生是军人出身,年事已高,还要照顾病中的老伴,但是比赛主题的征集、规则的制定和修改、官网的架构设计和内容规划等,都是陆先生在牵头、决策。

郗安民先生年龄稍轻,但也已经年过六旬,是深受北科大学生欢迎的杰出学者和教学名师。中国的ROBOCON历届比赛中,郗先生指导的队伍都取得了出色的成绩,在ABU Robocon上也取得过亚军。郗先生还是非常热心的科普事业推广活动家,为中国的ROBOCON,为在青少年中普及、推广科技知识,特别是机器人知识,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为了即将在中国举办的比赛,郗先生不但在赛程、赛制、主题、规则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还在疫情期间多次到北京之外为比赛挑选道具材料、测试数据、检验质量。

三位先生做这些工作,无名,无利,无其他回报,只是为了中国的机器人事业。用鲁迅的话来说,这三位先生和他们身边为了中国的ROBOCON长期奋斗的年轻一代,都是“埋头苦干”的人!山东大学有一个传统,把受学生爱戴的前辈学者称作“先生”。尽管三位先生并非山大的教师,我还是愿意按照山大的传统,尊称他们为“先生”!

(七)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每逢大事、难事、急事,山东作为农业大省、工业大省的责任担当和重要地位就凸显了出来。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是这样,2008年汶川地震和灾后重建期间是这样,2020年新冠疫情防控的紧要关头更是这样!

二月份,全国蔬菜紧缺,山东省领导举重若轻:“大家不要担心,蔬菜都在山东的地里长着呢!”掷地有声,至今犹在耳畔。七月份,南方洪水肆虐,粮食安全问题引发普遍担忧,山东的夏粮这时实现了十一连增。全国各地防疫物资曾经极度紧缺,山东的企业迅速转产,开足马力,夜以继日,口罩等防护用品的日产量很快就达到了近千万只,防护服日产也达到十几万件。山东就像全国抗疫的战略大后方,尽管自身也是防疫最前线,但却一直源源不断为其他地方提供宝贵的物资、医疗队伍支援。

这一切,除了山东人的政治觉悟、性格禀赋、文化基因、大局观念,更重要的是山东有这个能力,有这个基础。心有余,力更足!特别是山东的制造业,门类齐全,实力雄厚,是全国所有省份当中唯一一个具备所有工业生产门类的省份!所以,制造业是山东最大的优势、最大的特色。

然而,山东的制造业也存在明显的短板,这就是在产业分工中,山东企业大多处于中低端,高端制造业占比偏小。说句不太恰当的话,口罩很重要,关键时刻谁也离不了,但再高级的口罩,归根结底还只是个口罩。防疫期间,我们最需要的负压救护车,作为车辆制造大省,本省却不能生产,只能到兄弟省市采购。口罩生产的源源不断和负压救护车的付之阙如,从一个侧面展示了山东制造业的现状。

制造业要向高端迈进,必须实现产业的信息化、智能化。做到这一切,必须有雄厚的人才基础作为支撑。而人才不能只靠引进,归根结底要靠自主培养,特别是本土高等院校的培养。山东的高等教育要和山东的产业发展方向相衔接、相配套,就应当在专业设置、培养内容上做出优化,通过各种方法把年轻人的兴趣、爱好吸引到有助于提升山东的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上来,必须有一批批的相关后备力量源源不断地走出校园,走进企业,走进研发、创业一线。

我们说“萝卜坑”是个好坑,就是因为它是激发在校学生信息化、智能化兴趣,为潜在的创业者提供创造、展示机会的温床。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160余家创业公司是由曾经参加过中国“萝卜坑”大赛的选手创立的,其中包括已经如日中天的大疆公司。

▲DJI——行业领域的创新创业模范

很遗憾,这160余家公司,由山东高校毕业生创立的占比极小。原因无它,除了创业氛围不够浓厚,还因为工科院校相对偏少,专业人才不多,学生参与科技类竞赛的兴趣和水平似乎也同教育大省的地位不太匹配。不改变这种状况,山东的产业升级将会后继乏力,制造业的优势很难继续保持。

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和考虑,山东广播电视台承担了代表中国组团参加ABU Robocon的责任,重新打开了中国与这项赛事之间的通道,申请了2021年赛事的主办权,并最终落地即墨。这项比赛并不能给山东台本身带来很多现实利益。我们只是希望通过举办ABU Robocon,在中国、特别是在山东,激发年轻人对智能化、对科学发明、对创新创业的兴趣。

如果通过这个比赛,能让热爱科学、客观理性、踏实肯干、知识新锐、技能出众的年轻人多一点,则国家幸甚,民族幸甚,山东也幸甚!一无所长的愤青,气壮如牛的键盘侠,实在是于国无补。正所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96678,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快来打CALL!齐鲁网这些作品入选2021中国正能量“五个一百”展播投票活动

快来打CALL!齐鲁网这些作品入选2021中国正能量“五个一百”展播投票活动

快来打CALL!齐鲁网这些作品入选2021中国正能量“五个一百”展播投票活动[详细]
齐鲁网 2021-11-2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