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寻·未故事⑨ | 8年带出179个全国冠军 乡村教师张红岗:我不会跳绳 但要让农村孩子站到世界之巅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21-09-10 10:12:09

  

齐鲁网·闪电新闻9月10日讯 8月中旬的一个午后,淄博市周村区城北中学的操场上阳光正盛。正值暑假,跑道早已空无一人,但紧靠操场的跳绳训练室却传来一阵有节奏的“哒哒哒哒”。仔细听,中间还乱入着一节“嗒嗒嗒嗒”的声音,在12个队员的节奏中越来越突出,吸引了教练张红岗的注意。跳绳虽然是一项全民普及的运动,但对个子较高的队员来说,并不是那么友好。

“不能刻意弯曲脊柱,要自然弯腰,保持放松。”张红岗走向队伍中的“大高个”,短短30秒的练习,足以暴露队员在单摇速度这个竞赛项目中的缺点。豆大的汗珠从健康的小麦肤色上不断滑落,队员快速调整,准备下一次起跳。2021年世界跳绳锦标赛(线上)正在进行,作为中国跳绳队的队员,这场比赛已经准备了7个月。

组建正式跳绳队

张红岗开始带着学生们跳绳是在2012年。作为一所农村中学,城北中学自2006年搬至新校区后没有修建标准化跑道,这让毕业就来校任教的体育老师张红岗一遇雨天就开始发愁。下雨,跑道泥泞,学生无法锻炼;天晴,泥巴路又容易崴脚。什么运动既能让学生锻炼身体,又不受环境影响?

毕业于田径专业的张红岗将目光瞄向了跳绳。市面常见、价格低廉,还可以想跳就跳,各大体育赛事的运动选手们也常拿它锻炼体能。想到这些,张红岗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开始让学生们练习跳绳。从此,晴天踢毽子、刮风天跳绳成了城北中学体育课上的传统。直到一场比赛的胜利,彻底改变了张红岗的想法。

2013年,山东省第十二届中学生运动会在竞赛项目中增设跳绳项目,要求以市为单位报名参加,张红岗的跳绳队伍被周村区推荐参加淄博市的选拔赛。没想到,这支业余的队伍竟然一路跳到省里,还拿到了两个冠军。下半年,张红岗和孩子们又参加了全国青少年跳绳邀请赛。这次,四名小队员捧回了四个冠军奖杯。这让张红岗信心满满,感觉跳绳的入门要求不高,但对孩子们的身体素质和自信心提升帮助很大,他决定组建一支正式的跳绳队。

帮自卑孩子提振信心

在专研跳绳教学前,张红岗曾当过十年班主任、两年政教主任,为了研究青春期孩子们的心理,还自考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在他看来,教育的首要任务是培养身心健康发展的孩子。而在学习成绩相对较差的农村孩子们中,除厌学、逆反、网瘾、早恋四大青春期问题外,自卑心理尤为突出。

张红岗明白,这些孩子只有获得认可、感到被关注才能越来越自信。他决定,把这些不被太多人关注的班级“小尾巴”招进跳绳队。今年,在第十四届全国学生运动会上打破女子30秒单摇跳世界纪录的冯熙惠也曾是其中之一。

“用我们张教练的话说,我刚进队那会是比较自卑的,贼瘦还很黑,就跟个小木炭一样。入队时成绩也不是很好,基本上相当于替补。”经过刻苦锻炼,已经拿到过金牌的冯熙惠,现在身上早已看不到当年的弱小和自卑。因为出色的成绩,17岁的冯熙惠收获了同龄伙伴的一声尊称:“冯姐”。回忆起站上颁奖台的那一刻,冯熙惠眼睛里闪着光,“从来没有在学习中获得的高度,因为一根跳绳达到了。那种突破成绩后获得的快乐,是我在别的地方找不到的。你会发现原来自己可以达到这么高的高度。”

解决绳具难题

对于跳绳运动员来讲,一根绳子甚至可以直接决定一场比赛的胜负。在组建正式的跳绳队之前,张红岗发现了自己和专业队伍的差距。

“直径1.4mm的钢丝绳和直径1.2mm的钢丝绳,差距只有0.2mm。但这0.2mm可能会帮助我们的孩子在30秒内提高两个成绩,而一个成绩就很有可能破世界纪录。”第一次参加比赛时,张红岗就发现自己队员们使用的跳绳粗老笨重,其他专业的队伍绳体纤细,转速能够达到更快,成绩相应地也更好。

为了帮助队员提高成绩,张红岗除了留心其他参赛队伍的比赛状况,还在比赛间隙中仔细观察其他队伍使用的跳绳。每结束一场比赛,他就跑到个别参赛队伍中,“你们用的是什么绳子?这个绳子能不能卖给我们一点?”

除了在赛场“就地取材”,他也开始去市场上转悠。不同项目,需要使用不同的绳子。TPU胶绳、珠节绳、钢丝绳组合不同的手柄,也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后来有了淘宝,我就开始在网上买。”张红岗前前后后花了一万元左右,终于在一次次的实验中解决了最基础的器材难题。

以赛代练下定决心

但张红岗最初并非专业的跳绳教练。为了能给队员们上好课,不会跳绳的他成了各大比赛中活跃的场外记录者。“碰上水平比较高的队伍,我就用手机把他们的比赛录下来,当作资料,回来慢放,研究他们的动作、发力点。”“通过胯发力,腿不用抬得很高,可以减少体能消耗,加快频率。”结合自己田径专业的背景,他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地研究,硬是查着资料、看着视频摸索出了单摇跳、双摇跳、花样、车轮跳、交互绳等竞赛项目的训练方法。而检验成果的方式也很简单——队员们训练的状态和带回来的奖杯、奖牌。

2015年,张红岗和队员们马不停蹄地参加比赛。4月,由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等主办的“培林杯”2014—2015年全国跳绳联赛,张红岗的跳绳队获23金;5月,5名队员在总决赛获3金,并获得第八届亚洲跳绳锦标赛参赛资格;10月,全国跳绳联赛青岛站获得17金……

越打比赛、获得的成绩越多,这给了张红岗和孩子们相当大的鼓励。看到孩子们洋溢出的成就感,张红岗暗下决心,“从那以后,我就决定一定要带着他们继续参加这些高水平的比赛,让这些农村孩子们也有机会站到世界之巅!”

梦碎三次无理拒签

队里陆陆续续捧回来的奖牌挂满训练室的窗台,又挂满了楼道的两墙,一块块金牌,为简陋的训练环境增添了一抹亮色。2018年5月,张红岗和孩子们收到了2018跳绳世界杯赛主办方的邀请函和国家体育总局的派遣函,准备赴美国参加比赛,但却被连续拒签了三次。

看到孩子们低落地从大使馆走出来,张红岗心里明白,嘴上却说着“没事儿、没事儿”。但他坦承,这是对自己和队员们打击最大的一次。如果能去参赛,他很有信心再拿十几块金牌,让孩子们在国际大赛上为国争光!

“我们张老师心里也是有一股劲儿,觉得我既然选择了这帮孩子,就要把我们带到最好,把我们推到世界顶尖。”冯熙惠回忆起当天依然觉得委屈,“我们当时回答得很好,该准备的材料也都准备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拒签。”她敏锐地觉察到张红岗的疲惫瞬间浮现,“张老师看着特别累,感觉他的胡子一下子就长出来了。”

“孩子们明明具备实力却没有机会参加比赛。”除此之外,张红岗的父亲,在他们回来的第二天去世了。

被队员唤醒走出自闭

张红岗和孩子们一起陷入了低迷。对冯熙惠来说,队里的伙伴面临升学压力,成绩一旦出现不稳定,练习跳绳就成为了离开的理由。慢慢地,队员越走越多,最后只剩下了5个。她感觉心里被什么东西压着,失误也出现得越来越频繁。

而张红岗则完全把自己封闭起来。“就像机器人一样,机械地安排练习。”直到一天,他听到孩子怯生生地喊了一声“爸爸”,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关心身边的人了。“有时候,队员也会问我‘老师,我们还练吗?’”

张红岗有些哽咽,几度停顿却没能忍住眼泪,“我很少有失控的时候。这些队员就等于是我自己的孩子,是他们的声音把我从自闭里面拉出来的。”“我总感觉人最可怕的不是死去,是活着。既然活着,我们就要好好地活,把自己本分的事情做好,让家人、学生能够生活得更好。”

2019年1月,张红岗接到山东省教育厅的通知:跳绳被列入第十四届全国学生运动会的竞赛项目,而他被推荐为山东队的主教练。张红岗和孩子们开始沉下心来备赛。

挑战不可能

徐嘉诚,初中时学习美术,一开始也在美术和跳绳之间摇摆不定。放弃美术练习跳绳,是不是明智之举?练习跳绳最终能取得怎样的成绩?他都没有底气。抱着赌一把的想法,徐嘉诚和其他孩子一起加入了张红岗的跳绳队,开始备战第十四届全国学生运动会。

2019年年底,张红岗带着他们参加了央视《挑战不可能新春盛典》,在30秒10人同步跳绳挑战中,被称为“魔鬼队”的天绳健跳绳队凭着默契配合跳出了129次的好成绩。回想起来,徐嘉诚连称不可思议,“从来都没想过能登上《挑战不可能》的舞台,去和世界上最顶尖的队伍比赛,站到那个舞台上就感觉像在做梦一样。”

在第十四届全国学生运动会上,徐嘉诚在男子30秒单摇跳绳决赛中以224个的成绩平了世界纪录,如愿捧回一枚金牌。“我付出了,也得到了回报。”腼腆的男生,眼睛里充满坚毅,“我也成为了那个很厉害的人!”

你一定会创造奇迹

2020年,冯熙惠被腰伤困扰导致无法弯腰练习,看着队友们的成绩慢慢得到提高,而她却没有能力完成规定动作,冯熙惠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陷入了颓废。作为曾经的田径运动员,张红岗很明白丧失斗志对选手意味着什么。

他一边耐心开导,一边找中医推拿,还带冯熙惠去做了磁共振。“检查结果显示问题并不严重,当时主要是我的心理问题。”找到症结所在后,冯熙惠再次投入到训练中。“加油!冯熙惠,咬着牙!使劲咬着后槽牙!冲一冲就冲出去了!”每当成绩停滞时,冯熙惠就会想起张红岗的鼓励。

但比赛的前一天,冯熙惠的身体还是出了状况。为了鼓励冯熙惠,张红岗给她打了一通电话,“张教练打电话跟我说,冯熙惠,你一定会创造奇迹!我们老师特别笃定,当时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虽然不知道张红岗为什么会如此笃定,但冯熙惠上场的时候充满了力量。

218下!冯熙惠打破了女子30秒单摇跳的世界纪录!

想要孩子们飞得更高

在第十四届全国学生运动会跳绳比赛中,张红岗带领的跳绳队共收获3金2银1铜,金牌数、奖牌数、团体总分均为第一。

事实上这个成绩,他们等了两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第十四届全国学生运动会由2020年8月推迟至2021年7月举办。2020年4月,省内疫情形势好转后,张红岗租车把队员们从各市接回淄博周村。

因学校处于封闭状态,张红岗把留给母亲的房子腾出来给男生住,把自己家的卧室安排给女生,他则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孩子们每天训练至少8个小时,晚上八九点钟才能回到家里,张红岗就让妻子每天晚上准备加餐。

奖罚分明、一张一弛,颇有铁汉柔情的张红岗用一根跳绳把孩子们拴在一起。孩子们跳出成绩时,他毫不吝啬地击掌、拥抱,还会霸气地发个大红包;孩子们有伤病时,他耐心开导、帮着找医生治疗;状态不对时,他会给出一定空间,让孩子们自己调整。

过去八年,张红岗带领的跳绳队共收获179项全国冠军,10人获世界冠军,还多次打破世界纪录。最初收获金牌的喜悦逐渐淡去,甚至张红岗偶尔也会戏谑,“比赛的时候感觉有点高处不胜寒,有些寂寞。”但最让他骄傲的却不是这些金牌,而是孩子们身上的品质:懂事非、懂感恩、能吃苦,有理想、有追求。“我没有辜负家长和他们老师对我的期望”。

在张红岗看来,竞技体育的魅力在于一切都有可能,而教练可以“点石成金”。在带着学生不断超越自己的过程中,他只不过是循着自己老师当年走过的路,继续“传道授业解惑”。他把自己这些年的坚持归结于对教育的情怀,“我就喜欢让自己教过的孩子、培养的孩子飞得更高、飞得更远。”

盼梦圆奥运会

虽然跳绳已被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四届学生运动会的竞赛小项,但在中考、高考中,跳绳并未纳入体育招考,这意味着孩子们并不能凭借跳绳成绩实现升学,如果坚持走跳绳这条路上,他们只能选择在成年后成为跳绳教练员、裁判员等。对于这个现状,张红岗有些着急,“咱眼盼着跳绳能够尽快进入全运会、奥运会,让更多练习跳绳的的孩子受益。”

在结束不久的2020东京奥运会上,冯熙惠有了自己的偶像,“杨倩很可爱,学习又好,还在奥运会上拿到了首金。”说起杨倩,冯熙惠眼睛里充满了崇拜,“她是00后,我也是00后。如果有一天跳绳这个项目能入选奥运会的话,我也想像她一样,站在领奖台上为国争光!”

闪电新闻记者 穆广辉 刘少君 视觉包装 刘瑄 闫虹  报道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96678,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问政山东丨临沂经开区管委会主任陈一兵:深受教育 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把问题切实解决好

问政山东丨临沂经开区管委会主任陈一兵:深受教育 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把问题切实解决好

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陈一兵在接受闪电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栏目提出的问题,抓得很准,切中要害。 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些问...[详细]
齐鲁网 2021-09-09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