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新闻 > 山东新闻 > 齐鲁原创

济南:农民工14米高空摔下 鉴定工伤却难得合理赔偿

QQ截图20150604202714

河南农民工娄亚洲哭着向记者说了自己的遭遇(视频截图)

QQ截图20150604203336

伤者在一根没有建设完的柱子上方施工,突然之间,脚下的钢筋断裂,导致了意外的发生。(视频截图)

  齐鲁网6月4日讯 现在,很多农民工兄弟为了生计四处打零工,每到一个地方,家里人最担心的就是他的安全,钱可以少挣,人得平平安安的回家,河南的娄先生几个月前,就来到了咱们济南的一处工地干活,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意外还是发生了。

  娄先生告诉山东广播电视台生活频道《生活帮》记者,“老板说不叫我往上告,花一百万都给我看病,现在这个时候,他都不管我了。”

  躺在病床上的是河南农民工娄亚洲,在此之前,经过工友介绍,他来到了中铁十局石济高铁的一段工程做模板工,两个月前的一天,一场意外让他住进了医院。“我从工地干活,钢筋工焊的马虎,我在施工的时候突然开焊了,一下把我从14米摔到地下。”

  在济南市天桥区坡西村附近的施工现场,记者见到了当时目击整个过程的工友李先生。

  李先生告诉记者,当时娄亚洲就像往常一样,在一根没有建设完的柱子上方施工,突然之间,脚下的钢筋断裂,才导致了意外的发生。

  娄先生称,“我也不知道多长时间醒过来的,我醒过来的时候,有人抱着我呢,我浑身都没知觉,都是木的,疼的我一会儿就昏过去了。”

  得知这一情况,娄亚洲的妻子也慌了神。

  眼看着出门还好好的丈夫,出现了意外住进了医院,李女士撇下家里的孩子到济南照顾丈夫,这一待就是两个月。

  李女士告诉记者,由于属于工伤,丈夫的医药费一直有工头承担。“我们跟他要了点生活费,有时候给我们三百,有时候给我们五百,一共六千多块钱,医药费有六万多。”

  工伤没出院 医疗费没人管?

  李女士说,就在这几天,原本还答应负责到底的工头,却突然间对他们不闻不问了。“现在去再要也不给了,老板凶的要打人。

  当着记者的面,李女士给工头林某某打去了电话。

  “没有医药费了怎么办?”

  “我也没有啊,你也想想办法,我也想想办法。”

  在工地上进行作业时受伤,按照相关法规就应该属于工伤,可是,按照娄先生一家的说法,工地的负责人却对他们不闻不问了,这是怎么回事,记者决定找对方进一步了解情况。

  调查:施工受伤 该由谁负责?

  娄先生的妻子告诉记者,受伤后丈夫的伤势非常严重,现在也在康复阶段,如果现在停止治疗,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为了更好的了解情况,帮助娄先生一家解决问题,记者陪同李女士,在施工地点附近找到了一名负责人林先生。

  林先生自称,他是一家名叫温州城市劳务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那么,伤者娄先生是在中铁十局石济高铁的施工中受伤,这件事情应该由谁负责呢?

  “给中铁十局干的活,十局不应该给他赔偿吗,这就是我跟他签的合同,我们是劳务合同。”

  负责人:伤者施工未系安全带

  林先生表示,自己和伤者属于雇佣关系,所有问题应该由他出面处理,和中铁十局无关,而对于事发当时的情况,他们也有着不同的看法。

  此时公司方面表示,事发当时,伤者娄先生没有系安全带,而李女士则表示,不系安全带的原因是公司为了加快进度,尽管双方各执一词,公司负责人林先生表示,他们还是愿意承担责任。

  “他骨折已经住两个月了,医药费六七万了,现在医生说可以出院,他说你不解决这三十万,我就不出院。”林先生告诉记者。

  负责人:伤者病情已康复?

  此时,这名负责人突然表示,虽然公司方面有责任对工伤负责,但是娄先生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娄先生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可是公司方面却表示他的病已经好了,所以才停止支付医药费,记者也尝试咨询娄先生的主治医师。

  双方各执一词 伤情究竟如何?

  自从出事之后,娄先生一直在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骨科病房进行治疗,那么他的病情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在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骨科病房的一间值班室内,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娄先生的主治医生今天不在医院,随后通过电话,记者和他取得了联系。

  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骨科住院医师刘宏宙告诉记者:“一开始从工地摔伤后,导致了四肢的软组织伤,还有肋骨,肺的软组织伤,还有头受到了创伤。”

  主治医生:伤者未痊愈 需要静养

  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骨科住院医师刘宏宙告诉记者,在刚送到医院时,娄先生的病情的确比较严重,随着一步步的治疗,正在逐渐康复。“现在四肢包括肋骨包括肺恢复的都还可以,没有明显比较重的伤情。”

  刘医生表示,按照骨科的治疗,娄先生已经基本康复需要继续休养。“在咱骨科这边没有什么可治疗的了,可以回家静养了。”

  主治医生:伤者仍出现不良反应

  但是,在后续的观察中,娄先生还是伴有呼吸困难,呕吐等症状,还需要其它科室进一步观察和治疗。

  依照这样的情况,娄先生的病情还需要进一步的静养和观察,双方对于后续的解决方案也进行了协商。

  林小雨表示:“现在就是病可以出院,出院要达成一个协议,娄先生要求三十万。”

  娄先生表示,是律师提出的这个三十万,但是林先生说最多只能再提供五万元。

  看来,工伤的事实双方没有什么争议,对于究竟该赔偿多少钱,双方是各执一词,可是此时,娄先生却突然提出,这家公司压根没跟他签订用工合同。

  伤者:用人单位未签订用工合同

  “没签合同就让我上班,在别的工地,人家都先签合同,他不签合同。”娄先生表示,他在中铁十局石济高铁工程已经参与了工作,却至今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这事是真的吗?

  一开始。这名负责人林先生信誓旦旦的表示,他们和娄先生已经签订了用工合同,可当生活帮帮办提出希望确认一下时,他却表示需要咨询公司的一名带班长。

  不一会儿,一名自称带班长的工作人员走了出来。

  带班长林由顺告诉记者:“没有,没签劳务合同,打工的人哪里都可以做了,哪里需要签什么劳务合同。”

  用工方:打工的不需要签合同?

  对方表示,的确没有和娄先生签订相关的用工合同,但是不会因此不负责任。

  经过一再协商,双方并没有达成协议,那么,这样的情况,从法律方面应该如何看待呢?

  律师表示,“根据法律规定,工伤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为工作原因造成的伤害属于工伤,一般工伤需要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构成伤残还有伤残赔偿金。”

  律师:伤者属于工伤认定范畴

  山东龙奥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陈兆港告诉记者,娄先生的遭遇属于工伤范畴,那么公司方面提出的,娄先生没有系安全带的说法,是否对工伤认定造成影响呢?

  律师继续说,“在工伤责任范畴中,是没有责任划分的,只要认定为工伤,就要按照法律进行全额赔偿,没有系安全带不会对工伤造成影响。”

  用工单位没有与娄先生签订相关的用工合同,这样的情况又该如何看待呢?

  记者称,“我国劳动合同法规定,如果用人单位没有与劳动者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这样需要支付双倍工资,每工作一个月需要支付两个月工资,最长不超过12个月。”

  律师:无劳动合同 仍可维权

  由于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作为劳动者又该如何维权呢?

  律师告诉记者:“如果说劳动者与劳务派遣单位没有签订相应的劳动合同,我认为他是在中铁十局工作,实际上劳动者已经和中铁十局形成事实劳动合同,双方已经确立劳动关系,劳动者有权利向中铁十局进行相应索赔。”

  鉴于双方正处于协商阶段,律师也给出了相应的建议,“对于这个情况,双方可以协商,如果协商不成首先进行工伤认定,之后进行鉴定看看构成几级伤残,根据伤残等级的区别,确定法定的数额。”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婷婷、刘锦怡]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