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山东新闻 > 齐鲁原创

山东公布日军暴行铁证 河东村一天内308人惨遭屠杀

[提要]今天,省档案局与淄博市档案局同步公布“河东惨案”档案,揭露侵华日军暴行,祭奠死难同胞。

1938年1月30日,日寇炮击河东村炸毁的民宅门楼残迹。

1938年1月30日,日寇炮击河东村炸毁的民宅门楼残迹。资料图

河东惨案纪念碑

河东惨案纪念碑

  齐鲁网12月15日讯(记者 张雯婷 通讯员 张莹)近日,山东开展“国家公祭日山东十七市联动”活动,从12月13日起连续17天公布惨案档案。今天,省档案局与淄博市档案局同步公布“河东惨案”档案,揭露侵华日军暴行,祭奠死难同胞。

  河东惨案经过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于同年12月27日侵占了淄川县城。为了迅速建立统治秩序,日军派遣汉奸走狗四处网罗地方反动势力,竭力进行欺骗宣传,开展所谓“宣抚安民”活动。

  河东村是淄川罗村镇的一个较大村庄。解放前,全村有630户人家,1700多口人。二十年代末,该村村民张荣修,为了防匪保家,拉起了封建迷信组织“铁板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其会员遍及河东、罗家庄、杨家寨、龙口、马尚等地。随着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加深,铁板会会员纷纷投入反日抗日斗争行列。1937年底,河东村铁板会首领张荣修曾先后两次应马尚村铁板会之邀,派人帮助他们攻打侵占周村的日军。因武器原始,又缺乏正确的指挥而失败。但是,此反抗之举引起了日军的特别注意,“铁板会”被日军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

  1938年1月27日,日军指派汉奸张克顺、维持会田某和“宣抚班”班长鲁某等3人到河东村找张荣修,企图招抚铁板会,让其投顺日军。广大群众痛恨他们为虎作伥的无耻行径,张荣修拒绝了,把三人当场拷打扣押。日军派人来交涉放人,铁板会会员声称三人已被处死。招抚阴谋的破产,使日本侵略者恼羞成怒,凶狠极恶的侵略强盗决定对河东群众实行血腥镇压,一场骇人听闻、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河东惨案就这样发生了。

  1938年1月30日,日军头目冈奇率部队200多人,在汉奸李德水带领下,用骆驼载运重机枪、追击炮气势汹汹奔袭河东而来。凌晨4点左右,日军控制了村外的坡坎墓田,封锁了各条街口要道,在河东村周围布下了恐怖的罗网。

  当时河东村正在沉睡之中,人们做梦也没想到一场大屠杀即将来临。

  凌晨四时许,寄宿河东村的两个卖藕商贩(桓台县索镇人)早起赶路回家过春节,当走到村西北双塔寺时,被日军发现,开枪打死。

  枪声惊醒了群众,全村顿时乱成一片。人们预感大祸临头,纷纷扶老携幼,寻找逃脱之机。有的向村外逃跑,有的躲藏在地窖、土洞里。有的躲藏在柴垛里,有的“铁板会”会员带上大刀、长矛拥到街头,准备抗敌。

  早晨7点左右,日军向村内发炮轰击。翟作远、孙来福被炸死,张淮发被炸伤,牲畜被炸得乱蹦乱蹿,许多民房被炸塌起火。炮轰之后,日军便闯入村里进行大屠杀。村民王维武被打掉了半只右臂,带伤逃命。其兄被打断一条腿倒在地上,日军从他身上踏过。王维武的三弟被枪弹洞穿腹部,忍痛爬进一座粮囤中躲藏,日军发现后用刺刀活活将他捅死。

  张京文一家三口,藏在一个柴垛中,日军用刺刀把他穿死,又放火烧了柴垛,其妻挣扎逃命,被日军架起抛入火中。他不满周岁的幼子,被日军提起双腿劈成两半,扔进火里。前一天刚结婚的青年贾聿发,亦遭乱枪射死。一个妇女慌乱中藏在一口棺材底下,棺材被烧塌房顶的烈火引着,她被活活烧焦。在村民王义忠家中,王克和、王义普等八名手无寸铁的群众被日军追得走投无路,绕着一个粮囤同敌人周旋,被日军挨个追上用刺刀捅死。

  在村东桑园一带,日军截住了一群外逃的老弱群众,经日军一阵乱砍乱杀之后,顿时血流满地,尸体纵横。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被日军枪杀,胸口上还插着一支花枪。王洪谦的母亲,年老体弱,无力逃避,一伙日军破门而入,先砍下她的一只手,又劈断她的一条腿,全身被分割成三块。张华修的五岁女儿,由一个孕妇带着逃跑,日军追上,将孕妇的肚子豁开,将胎儿挑出腹外。一个五岁女孩被割下头,扔在崖下。十岁的男孩王允佐中弹死亡后,又被日军砍了3刀。

  青年张大修、张才修、张干修、张信修、张宗义、张永全、张永木等10人,被日军追到王克昆家的猪圈中,当场打死8人。张大修被打穿两腮,双目失明,张才修被打透了脊梁。两人当时不省人事,后经抢救,侥幸活了下来。日军将抓捕到的16个青壮年带到村南油坊后边,用木棍猛击,逼问铁板会首领张荣修的下落。被击者仆身倒地之后,日军仍不罢休,又用刺刀对他们挨个穿刺。这些群众有的被打得颅骨粉碎,脑浆四溅。有的头被打扁,眼球突出。金存忠被打掉了一只耳朵,身上被刺了两刀,侥幸活了下来。

  日军杀尽了村内明显的目标,又到处寻找洞窖、柴垛,搜索屠杀对象。凡被日军发现搜出的群众,或被枪杀,或被放火烧死,无一幸免。

  在村内于家胡同有一个能盛下六张织布机的大地窖,于洪福、张献文、田二麻子等6户32名男女老少藏在里面避难。日军发现后,把大捆大捆的柴火点燃后塞进地窖,一直把窖口塞满。可怜这些群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被浓烟闷死、大伙烧死,直到尸体被烧得皮开肉绽,又被慢慢地烤化炙焦。当人们收藏这批死难者时,看到的是一堆堆交错零乱的残体散骨,一堆堆胶化成块的碎批烂肉。窖内除了9具尸体尚可勉强拼凑起来外,其他23人都已无法辨别,只好用筐把一堆堆残骨碎骸抬出,将其混合埋葬。

  凶残野蛮的大屠杀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多钟,双手沾满鲜血的日本强盗才践踏着受难者的汪汪血水和累累尸骨扬长而去。日军临撤时,还在铁板会会员张京兰前额上割裂一块皮肉,穿上麻绳把他牵走,后用酷刑将他活活折磨致死。

  屠杀河东村民的第二天,日军又到河东村附近的罗家庄、牟家庄和邢家庄杀害了32名村民。同时,还派飞机在河东一带上空盘旋侦察,投弹轰炸,毁坏了罗家庄民房数。

  在惨绝人寰的河东惨案中,日军共屠杀村民308人,其中有42户被杀绝,另有杀伤致残者30余人,烧毁房屋2000多间,烧死大牲畜200多头。据罗村镇河东村村民曹永泰、王世云回忆,惨案中还损失猪、羊等禽畜500多头(只)、粮食25万公斤,其他衣物、生活用具等财产损失不计其数。整个村庄几乎变成废墟。到处是残垣断壁,被烧的房屋还在冒烟。屋子里、街道上,躺着残缺不全的死难者的尸体,被烧死的亲人们,有的少头,有的缺腿,有的被化为灰烬无法辨认,孤儿到处喊爹喊娘,父老兄弟们泣不成声,寻找自己的妻儿老小。当时全村剩余的人已很少,活着的人无家可归、衣食无着,也只得背井离乡,四处逃荒要饭。

  之后,河东村青壮年有100余人参加了游击队。1939年河东村党支部成立,组织开展了配合八路军掀铁路、割电线、贴标语、搞炸药等抗日救国运动,为抗日战争最后胜利做出了贡献。为不忘国耻,1996年1月,河东村投资十几万元建起了河东惨案纪念碑及烈士祠堂。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96678,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黄鹏伟、张雯婷]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