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让生命开启第二次旅程

来源:济南时报

作者:孔婷婷

2018-07-16 09:29:07

2006年和2008年,吴晓建的父母先后实现了遗体捐献的愿望。2012年,他也进行了遗体捐献登记。 记者王汗冰 摄

山东福寿园遗体(器官、角膜)捐献纪念广场的纪念碑 受访者供图

裴风岐展示他的遗体捐献证书 记者王汗冰 摄

6月,裴风岐和袁桂芳参加红十字会登山活动。

受访者供图吴晓建一直保存着母亲的遗嘱 记者王汗冰 摄

为了捐献遗体他花费半年说服儿子

尽管近来天气炎热,但67岁的裴风岐走到哪里都要随身携带他的小背包。背包最外面的夹层里放着一张蓝色的卡片——“遗体捐献卡”,卡片上有他的名字、编号和医院联系电话。“这个卡我带在身上,万一出现什么情况,人家看到这个卡上的信息,能及时联系到医院……”今年3月份,他办理了遗体(角膜)捐献登记,成为一名遗体捐献志愿者。

从去年填写志愿表开始,裴风岐原本和谐的家庭就起了“波澜”,孩子们的反对,让他和老伴袁桂芳始料未及。不过,经过半年的沟通,孩子们理解了父母,也作出了让步。在济南,像他这样的还有一群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遗体(角膜)捐献志愿者”。洞悉生命的意义,他们想用自己最后的光和热,为他人延续生命。

裴风岐和袁桂芳是重组家庭,18年前,他在一次驴友活动中认识了她,后来两人一起外出旅行,一起参加社区的活动,一起做志愿者……家庭关系一直很和谐,孩子们对二老也很孝顺。

去年6月,裴风岐陪老伴参加好友徐凯心脏移植重生一周年感恩庆典,俩人被触动了,作出了遗体捐献登记的决定。“以前也听说过遗体捐献,有这么个概念,但是比较模糊,他(徐凯)前年做的换心手术,去年周年纪念的时候请大家一起去见证,他们祖孙三代一起做了登记,我们很受触动。”袁桂芳说。

半“威胁”半劝说儿子终于签字

2017年10月23日是老两口一块填表的日子。把登记表领回来填写没什么难的,拿给孩子让他们做委托执行人时,这个和谐的家庭却出现了“波澜”。“孩子一听说我要遗体捐献,很反对,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裴风岐说。

对裴风岐的儿子而言,传统观念教育他的就是要孝顺父母,父母百年后让他们入土为安,可父亲的选择让他内心很是挣扎。不顺从父亲的意愿,他便是不孝;可顺了父亲的意愿,会不会被人说闲话……袁桂芳的儿子也同样纠结。

裴风岐用了大约半年的时间与儿子沟通。在他的观念里,他希望孩子是真心接受他的选择,“这样我才能安心。他要是糊弄我,阳奉阴违,最后不给我执行,不就白搭了”。

在遗体(角膜)捐献登记表上,他勾选了三项:角膜、遗体和器官。“死了捐出器官,生命还能用另一种方式延续。现在技术发达了,一个角膜能让好几个人恢复光明,多好!”成为志愿者后,裴风岐才知道以前出现过悔捐的情况,医院的车到了,家属不愿意,最后只能空车返回。

“这本就是自愿行为,家人不同意可以一票否决,但如果是角膜、器官捐献,悔捐就好比是剥夺了人家的希望。”这或许是裴风岐为何坚持一定要让儿子真心接受的原因。

经过半年的沟通,裴风岐的儿子最终在登记表的委托执行人一栏填了自己的信息。“我半‘威胁’他给我签的,我说‘这是我的遗愿,不给我实现才是不孝’,”裴风岐说,他敢这样“威胁”儿子,无非是见孩子已经接受了,就差临门一脚了,“有一次我们聊天,他也透出自己以后也要捐献遗体的意思,是个双赢的结局”。袁桂芳的儿子也同意了做她的委托执行人。“今年是我本命年,我想等明年选个特别的日子去交表登记,跟上他的脚步。”她说。

生前不怕手术刀死后何惧解剖刀

在遗体捐献志愿者中,两代人对遗体捐献存在分歧的情况不在少数。“传统思想都说‘入土为安’,让人改变这种想法不容易,”裴风岐说,原本他以为老人有这种想法的比较多,没想到自己孩子也用这个理由来反驳。在他看来,火葬早已异于传统的“入土为安”,与其烧成灰放进骨灰盒埋了,倒不如把遗体留给医学院的孩子们学解剖,不仅能保护环境,还能培养好医生。

裴风岐的志愿者朋友里有医生,他们告诉他,解剖学是医学教育的基础,但能够提供给医学生们实践的遗体太少了,如果医学生闹不清每一层的皮肤、筋膜,一刀下去弄不好就会出事。“你敢让没上过解剖课的医生动手术吗?一位已经实现遗体捐献的老先生就说过‘生前不怕手术刀,死后何惧解剖刀’。”

裴风岐有时也会跟老伴讨论,买了墓地,十年二十年可能不会有什么变化,五六十年甚至上百年后呢?“随着城市发展,用地越来越紧张,几百年后,墓地会不会迁址这谁也说不好,墓地价格也不低,何必花这个钱徒增负担呢?再就是现在小年轻还有几个知道怎么上坟?捐献者有纪念碑,清明节、寒衣节有追思会,大家一起悼念挺好。”

路过花丛,沾一身衣香

吴家骧、李闻诗(吴晓建父母)、王显明、山崎宏、孙宏琦、吴金红、孟宪陶……在山东福寿园遗体(器官、角膜)捐献纪念广场的纪念碑上,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有一段故事,他们献出了生命最后的光和热,为人类健康和医学事业发展作出贡献,也让自己的生命用新的方式延续下去。

遗体捐献登记2596人,已实现捐献346人;角膜捐献登记1152人,实现捐献223人。这是截至今年6月底济南的统计数据。“最早一年只有十几例登记,现在一年有三四百人登记,实现捐献几十例。这种纵向的变化是很明显的。”市红十字会遗体捐献工作负责人周蔚说。

尽管捐献数在增长,仍难以满足医学需求,一些难解的问题依旧存在。遗体捐献往往陷入不可说的尴尬境地,“一位阿姨自己印了宣传材料,就在社区被人误解了,”周蔚说,山东是齐鲁文化之乡,受传统思想的影响,要重塑人们对遗体捐献的认知还需要讲究宣传时机和平台,不然会适得其反。

在实际执行时,有时还会遇到志愿者本人非常愿意,但因家属反对无法执行的情况,也就是“悔捐”。周蔚说,“整个社会的认可和理念是非常关键的,所以说志愿者服务团队很重要。首先是要让人知晓,其次是让家人尊重你的想法,最后是要获得家人的支持。”她说,说到底是要让大家从更高的层面理解生命的意义。

路过花丛,沾一身衣香。这些志愿者相信,在生命的第二次旅程,有缘的人可以再见。

两代人与三代人的捐献故事 沿着你走过的路

对遗体捐献志愿者而言,死亡不再是不可言说的忌讳,而是生命的全新开启、生命价值的开敞。与裴风岐一样,济南的遗体(角膜)捐献志愿者同在“生命的延续”群里,拿到捐献证书的那一刻,他们安了心。因为“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里,可以坦然生活了”。多元价值观并存的时代,像火种一样散布在城市角落的他们,用自己的经历影响着更多人逐渐接受遗体捐赠这一理念。

执行了父母的遗愿也确定了自己的归宿

64岁的吴晓建拥有双重身份,他既是父母遗体捐献志愿的执行人,也是一名签署遗体捐献志愿书的志愿者。在吴晓建家里,父母的合影摆放在柜子上,照片里的两位老人笑靥如花。当他从屋里拿出一摞文件放在茶几上,能从动作中感受到他对它们的珍视。这些荣誉证书、申请表、遗嘱……都是他父母捐献遗体的资料,每一份都被他用袋子套了起来,每拿起一件他都是轻轻地把套在外面的袋子拿掉,再慢慢翻页解释。

吴晓建的父母是济南市首对夫妻遗体捐献者。早在1993年,他身为医务工作者的母亲就曾立下遗嘱想要捐献遗体,她曾说“去英雄山占个格子有什么用,与其化作灰烬,不如留下一点光明或益处给后人”。那时,吴晓建费了不少周折才联系到山东大学医学院遗体接收中心接收。“不像现在直接找红会登记就行,那个年代不知道去哪里能办,联系上山大医学院后还去作了公证。”

2003年2月,吴晓建父亲86岁生日那天,老两口留下遗嘱并签署了遗体捐献协议。“他们看到这个证书就安心了,”他拿起两本绿皮的遗体捐献证书说,父母在生命中的最后几年过得平静安稳。三年后,吴晓建父亲离世,他用镜头记录了三位医护人员将父亲的眼角膜取下的过程,他们用担架将老人抬走时,他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这也是他与父亲的最后一面。2008年,吴晓建的母亲突然去世,像当年看着父亲离开一样,他看着他们抬着自己母亲的遗体从眼前消失。

“爸爸您放心吧,我们照顾好妈妈了。和您一样,妈妈也顺利实现了你们的遗愿,为医学教育事业奉献出了你们的最后,履行了遗体捐献的手续。”这是吴晓建母亲去世后,他写给已故父亲的文字。

两位老人遗体捐献的愿望顺利实现,吴晓建履行了对父母的承诺,但在最初的那几年,他却很难走出来。“那是老人的心愿我支持,可我心里能不难过吗!”没有骨灰盒,没有墓地和墓碑,吴晓建只能和哥姐看着照片写下一些文字,作为他们独特的纪念方式。

与母亲一样,吴晓建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2012年生日那天,他也像父母亲当年的选择一样,领回登记表登记了遗体(角膜)捐献。

从“接受一颗心”到祖孙三代登记捐献

裴风岐夫妇的朋友徐凯患有扩张型心脏病,3年前病情加重,8个月的时间里就住了6次院,体重骤降60多斤,卧床不起,还出现了心包积液和肺动脉高压等症状,只剩心脏移植这条路。当时,排在徐凯前面的还有14位患者,配型配对后只有他完全符合,2016年6月21日,他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

“捐与受是‘双盲’,我不知道捐献者的姓名、情况,只能默默向他致敬,如果没有他,我怕是2016年都过不完。”手术过去两年了,58岁的徐凯身体情况越来越好,能像从前一样跟歌友聚在一起唱歌,还能经常带着家人外出旅行,这些他和家人此前想都不敢想。

徐凯从病床上醒来的那一刻,就开始思考遗体捐献,随着身体康复,他作出了遗体捐献登记的决定。“我是遗体捐献的受益者,我能想到的回报社会的方式就是我自己也登记遗体捐献,不管是救人,还是做医学研究。” 他将自己的决定告知家人,不仅得到了支持,母亲和女儿还提出也要一起登记捐献角膜。

去年6月,徐凯在济南举办重生一周年感恩庆典,邀请200多位亲朋做见证,讲述了自己的换心经历,包括裴风岐夫妇在内的亲朋听后感动不已。当天,徐凯与母亲、弟弟和女儿同时签署了遗体(角膜)捐献协议,祖孙三代四人同时成为捐献志愿者。

两年了,每到清明节、寒衣节,徐凯必到捐献者纪念碑献花,带朋友去参加捐献者追思活动,逢人必讲捐献遗体的重要性。在他的影响下,几位朋友陆续进行了遗体(角膜)捐献登记,裴风岐、袁桂芳等人还投身红十字会捐献登记工作站的工作中,作为志愿者向更多的人普及捐献知识。

我们帮助过的人碰到就等于我俩遇见了

去年12月,济南市红十字会在博爱之家设立捐献登记工作站,每周固定时间由志愿者值班。“原本我是志愿服务队的群主,后来我把群交给了志愿者,让志愿者管理志愿者,让志愿者为志愿者服务,”济南市红十字会遗体捐献工作负责人周蔚说。

“以前经常遇到有志愿者来了之后说早就有想法但不知道该怎么办理,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想办这个事的人知道该怎么办理,然后推进到让不了解的人了解,最终让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周蔚说,志愿者们就好比火种,他们通过自己的经历讲述给不了解的人,让更多的人认可遗体捐献。

7月7日,记者见到了在捐献登记站值班的两位志愿者李文成和杨翼。他们与吴晓建一样,既是捐献者家属,也是志愿者。去年12月,杨翼与丈夫一起登记遗体捐献,1个多月后丈夫离世。杨翼说,拿到捐献证书后,才真正安心了,“等我走后,说不定哪天我们帮助的人会碰到,不就等于我俩又遇见了”。

“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里,可以坦然生活了。”几位受访的志愿者说。死亡对他们而言早已不再是忌讳,作出决定、签下名字的那一刻起,生命的定义和价值变得更加广阔。

原标题:让生命开启第二次旅程

[责任编辑:杨凡、杨婷婷]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96678,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济南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中心区与引爆区城市设计社会公示与征求意见

济南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中心区与引爆区城市设计社会公示与征求意见

中心区在泉城特色风貌轴位置天然河堤公园夏季效果图。制图/杨帆扫码关注济南先行区官微《济南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中心区与引爆区城市设计》...[详细]
济南日报 2018-07-16
今年以来范围最广、强度最大高温天来袭 迎接“烤验”,你准备好了吗

今年以来范围最广、强度最大高温天来袭 迎接“烤验”,你准备好了吗

15日傍晚,夕阳余晖“烤”红了半边天,本周泉城将持续高温天气。16日开始的新一周,请做好烧烤、煎熬的准备……中央气象台15日18时继续发布...[详细]
济南时报 2018-07-16
青岛共享停车新模式:智能停车平台已覆盖217个停车场

青岛共享停车新模式:智能停车平台已覆盖217个停车场

云南路共享停车位。经过近一年耕耘,截至今年6月,“宜行青岛”APP共接入停车位8.58万余个,停车场217个,充电站307个,充电桩2400个,申...[详细]
青岛晚报 2018-07-16
空中救援!青岛直升飞机跨海运送心脏病患者(图)

空中救援!青岛直升飞机跨海运送心脏病患者(图)

再来看一起突发事件,昨天上午,西海岸新区灵山岛一名中年男子突然感到不适,而且之前有过心脏病史,可当天由于天气原因,轮船无法通航,就...[详细]
青岛电视台今日 2018-07-16
再过两天就是高温高湿的主场了!这些提醒对你很重要

再过两天就是高温高湿的主场了!这些提醒对你很重要

初伏时间:7月17日——7月26日,10天中伏时间:7月27日——8月15日,20天末伏时间:8月16日——8月25日,10天另外,据中国天气网,未来很长...[详细]
青岛早报 2018-07-16
注意!济南师范路今起提升改造施工!工期120天

注意!济南师范路今起提升改造施工!工期120天

近日,记者从济南市天桥区市政工程管理局获悉,该局将于7月16日起对师范路进行专业管线更新和道路提升改造施工,主要包括局部雨水沟翻建、...[详细]
济南时报 2018-07-16
济南顺河高架下绿化带塌陷,坑一米多深还露出管道

济南顺河高架下绿化带塌陷,坑一米多深还露出管道

塌陷的绿化带。两年前,随着顺河高架南延一期工程开建,桥下英雄山路南段也进行了改建。[详细]
济南时报 2018-07-16
为了70块钱他制造了1死4伤血案!自称醉酒作案求轻判

为了70块钱他制造了1死4伤血案!自称醉酒作案求轻判

刘某。为了区区70元的差价,最后弄得1死4伤的“残局”:2016年9月的一天,济南一家洗浴中心门前,就曾出现这样一场血案。[详细]
济南时报 2018-07-16
济南舜德路全线打通,结束12年的“断头”历史

济南舜德路全线打通,结束12年的“断头”历史

15日,在济南旅游路与兴济河之间的舜德路施工现场,长约483米的道路全线打通,结束近12年的“断头路”历史,部分路段沥青路面摊铺完毕,并...[详细]
济南时报 2018-07-16
高温补贴每人每月最高200元

高温补贴每人每月最高200元

马上就要三伏天了,连续多日,包括全省多地都迎来了高温高湿的“桑拿天”,多地气温连创新高,这种天气下,出个门都要下好大的决心。但在城...[详细]
鲁网 2018-07-16
老小区地势低 逢雨必定积水

老小区地势低 逢雨必定积水

14日一场雨,省城小清河北路的山化家园小区又出现了积水的情况,积水达到三四厘米。居民表示,因小区是老小区,地势低,周围新小区地势高,...[详细]
鲁网 2018-07-16
曾被行道树压顶的房子卖了

曾被行道树压顶的房子卖了

7月2日,本报报道了“的刘女士房子被行道树压顶后,因无处居住曾一度露宿街头,最后在街道办事处协调下住进酒店”一事。昨天下午,记者在历...[详细]
鲁网 2018-07-16
持续高温致用水量创历年最高!济宁城区启动应急预案

持续高温致用水量创历年最高!济宁城区启动应急预案

入夏以来,因济宁天气持续高温,城区用水量迅速增加,济宁中山公用水务有限公司紧急启动供水保障应急预案,全力保障盛夏高峰时跌居民用水。而在...[详细]
齐鲁壹点 2018-07-16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