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新闻 > 齐鲁周刊 > 文化娱乐

“情怀”这碗饭

  文化娱乐

  影院

1

  “伪情怀”满天飞,真正的情怀遭遇困境。图为电影《路边野餐》剧照。

  文艺片《路边野餐》,上映8天票房531万元,另一部文艺片《冬》仅收获24万元票房。加上方励下跪求排片的《百鸟朝凤》,这似乎是文艺片三种截然不同的命运——《路边野餐》有的放矢进行营销宣传,《百鸟朝凤》为排片“不择手段”,《冬》因为没有宣发经费而“默默无闻”。可以肯定的是,这三部作品的主创都是对电影艺术怀有热爱和执著的电影人,但这种对电影艺术的情怀,在“伪情怀”满天飞的今天并不管用。

  电影人的坚守与惨淡的票房

  《冬》是一部相当“极端”的影片,全程采用黑白色调,没有一句对白,长白山的漫天风雪呈现出冷冽而寂寥的气氛。片中只有80岁的“最帅老爷爷”王德顺,再加上一条鱼、一只鸟和一个孩童。

  用几十个字就能概括这部电影的剧情:茫茫寒冬,大雪漫天,白发白须的老人在独自垂钓,他把钓上的鱼杀了喂鸟,又把鸟杀了喂小孩子……学美术出身的导演邢健非常大胆,拍了一部没有任何台词的黑白片,整部电影全靠声音和画面来表现。

  邢健说:“我想表达一个人和整个世界的关系,天上的鸟、地下的鱼、中间的人,这部电影是关于天、地、人之间的关系。”

  邢健2008年就构思了《冬》的剧本初稿,后来一直在找资金,但处处碰壁。他只好靠疯狂接拍广告来挣钱,甚至卖掉了老家的房子。最初预算是60万元,但因为全程都在冰天雪地的长白山拍摄,光是搭建长白山上的房子就把60万元花了。

  《冬》没有发行营销团队。邢健坦言:“有营销团队的话,就不至于成这样了,发行都是我们自己在做。我找过很多公司,他们都不感兴趣,最后只能自己来。”

  《路边野餐》是由毕赣担任导演、编剧的一部艺术电影,讲述一个生活在贵州凯里的乡村医生,独自踏上了寻找弟弟的儿子的路程。

  影片最初的名字是《惶然录》,但考虑到这个名字比较陌生不利于传播,导演向团队妥协改成了现在的名字,而《路边野餐》这个名字其实是导演下一部作品的名字。

  受众群体小、院线制度不健全、宣发经费不足,这是造成文艺片生存困境的三大难题。因此,不少文艺片在上映期间会打出“苦情牌”,强调文艺片创作的不易。但《路边野餐》的宣传营销态度则是不卑不亢的:“我决不允许为排片下跪。”

  负责《路边野餐》全案营销的北京合瑞影业文化有限公司营销总监李鑫则说:“这不是面向大众市场的片子,而我们又要把它卖向大众市场,所以走起来肯定比较难,但我们不想强调这种不易。”

  李鑫认为,首先要将影片的好口碑传递给核心影迷群体,通过核心影迷群体再来带动票房,所以会选择在文艺青年和影迷聚集的地方进行宣传,比如与豆瓣网、草莓音乐节进行深度合作。

1
  《冬》是一部奇特的电影,没有一句台词,全凭一位老人与天地自然的肢体对话支撑。

  惊天一跪,文艺片的春天?

  吴天明是谁?对于年轻观众而言,这个名字几乎是全然陌生的。是的,这位曾经执导过《人生》《老井》等蜚声国际的电影,让中国农民走上国际大银幕的第四代名导,这位曾扶持张艺谋、陈凯歌的“第五代导演之父”,已经沉默太久了。

  在执导《百鸟朝凤》之前,吴天明将近10年没有拍片。女儿吴妍妍透露,10年间也陆续有剧本递过来,但都被父亲以不喜欢为由退了回去。直到2011年,吴天明在《当代》杂志上看到了作家肖江虹发表的中篇小说《百鸟朝凤》——这个讲述两代唢呐艺人艺术传承的故事,才终于拾起了创作的冲动。

  吴妍妍透露,生活中极其乐观的父亲,在《百鸟朝凤》的制作过程中,却经常痛哭流涕。吴天明曾闭关一个多月修改剧本,吴妍妍去看他,发现墙上贴的全是父亲修改剧本的稿纸、便条,“几乎每改一场戏都要大哭一场”。吴妍妍调侃父亲,“您可真逗,您自己写的剧本还把自己感动哭了。”吴天明的回答则是,“自己都没法打动,更别说打动观众了”。

  2013年,《百鸟朝凤》初步完片,当年9月,作为开幕片在第22届金鸡百花电影节亮相并获得了评委会特别奖。在那次电影节上小规模放映后,《百鸟朝凤》也自此封存,并未得到在全国院线公开上映的机会。

  吴妍妍回忆,《百鸟朝凤》拍摄顺利,后期也没有遇到资金的困难,但是,当影片投入到发行上映环节时,问题开始出现了。大多数发行公司的意见是,“这片子拍得很好,但是不知道怎么卖。”而父亲走之前,也经常聊起这部作品,“内心很焦虑”。

  2014年2月,《百鸟朝凤》完成最后的精剪,一个月后,吴天明离世。在吴天明走后,吴妍妍发现父亲的手机里还躺着一条短信,是发给某位发行公司老总的:“请您看看这部片子,帮我出出主意,怎么样可以发(上映)。” 但这条短信石沉大海,并没有回音。

  影片终于上映了,票房惨淡,63岁的出品人方励现身某网站直播平台,磕头痛哭,称只要影院经理能够在周末给影片排一场黄金场次,自己愿意给对方下跪。

  方励这“惊天一跪”,引起业内外哗然,相关话题随即刷爆网络。第二天,有院线开始自发呼吁增加排片。很多观众怀着好奇心去影院看《百鸟朝凤》,导致上座率倍增。后来,该片意外成功逆袭,最高单日票房破千万元,后来总票房接近2700万元,俨然成了一匹文艺片黑马。

  其实,回望中国文艺片这些年走过的道路,虽然艰难但也一直在缓慢前行。2004年贾樟柯导演的《世界》票房只有120万元,2006年的《三峡好人》超过200万元,及至2015年的《山河故人》票房最终超过2000万元。同样是2015年,忻钰坤导演处女作《心迷宫》的成本只有170万元,但票房超过1000万元。在440亿元的全年票房中,一两千万元几乎可以忽略,对文艺片却意义非凡,意味着文艺片正在逐渐形成自己的市场,锁定属于自己的观众。

1
  4月24日,《百鸟朝凤》在北京举办点映活动。徐克、黄建新、陶泽如以及吴天明的女儿吴妍妍出席沙龙,一起追忆吴天明这位已经离开我们的老电影人。

  真情怀?假情怀?

  近些年,“情怀”早已成为影视行业的“套路”。今年陆续热映的《致青春2》《忍者神龟》《魔兽》《愤怒的小鸟》《葫芦兄弟》等,无一不是披着“情怀”的外衣,让观众心甘情愿为其埋单,但从艺术水准来看,没有哪部作品得到了专业人士的高评价,“情怀”不过套路而已。

  近日,新版《葫芦兄弟》于30年后再登电视荧屏。但是,整体“萌萌哒”的画风、毫无新意的故事内容和场景动作,惹来众多批评。有观众吐槽,制作方打着“怀旧情怀”的旗号进行创作,实际上是在日渐多元、激烈的竞争面前,躲进集体记忆里逃避、取巧。

  “情怀”越来越像是一种利益的衡量工具,或者说更像是一碗被加热的“鸡汤”。青春本是记忆的过往,但在“怀旧”主题被狂热消费的当下,把一代人的青春过往转化成为手中的金钱。影片中除了复制粘贴,无任何新意和启发性的思考,这无异于对观众的“巧取豪夺”。一方饱含热泪拿出票子,一方满心欢喜收了银子,但回过头去看,不过是曾经在炉灶上煲好的鸡汤放到现在的微波炉里加热了一遍,干一口,为过去流眼泪。

  浮躁的社会表象下是一群更加现实的生命体,现实的观众碰上了现实的导演,以至于当下的电影能够值得看两遍的微乎其微。导演们是奔着票房去的,所以不论从制作还是审美,东方题材作品更多地披上了西方华丽的外衣,吸睛的背后是以牺牲东方元素本身所承载的价值观和文化内涵为代价的。

  此类“怀旧”电影,宣扬的无非是对某个年代,或某个特定群体,抑或某个特定的日子的追忆和怀念。然而每个人的过往都是一段特殊而独有的时光,在特定的时间有其特别的含义,如果把这种怀念的情绪堆积起来寻找一个共同的泪点,就会造成某些人的记忆失真,误把别人的过去当成自己的青春哭鼻抹泪,又如何追寻真正的自我。

  周星驰的《美人鱼》是另一种“情怀”,“情怀派”的观众观影后给出好评,并感慨“周星驰电影是自己的成长回忆”。但是回到电影本身,《美人鱼》给观众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好,一位网友的观点很有代表性:“有泪点有笑点,环保的主题也颇具情怀,但就是感觉少了点什么,不够动人。”影评人珺先生则分别从“周星驰消费自己”“童真和纯情不能成为故事结构羸弱的借口”“粗暴的植入广告”等方面来证明影片的“烂”。

  这里的“情怀”,和本文中提到的“情怀”,显然不是一回事。

  有评论指出,一味借助“情怀”的天然吸引力,以大众心理取代内容,将“消费”作为文艺创作的最先考虑因素,这对于远未成形的中国电影、电视及动画市场伤害很大。

  不少片子披着“情怀”的外衣让观众为其埋单,而真正的情怀之作出来的时候,“情怀牌”却失效了。无论是《路边野餐》还是《冬》,从创作层面而言都属于对电影有着真情怀的作品,但迫于文艺片没有大规模的宣发资金,不仅市场成绩惨淡,也让“真情怀”在“伪情怀”泛滥的电影市场上显得“寡不敌众”。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杨婷婷]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