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新闻 > 齐鲁周刊 > 品质生活

丑鞋当道—— 时尚就是爱献丑?

[提要]审丑终究只是个过场——画完老年妆的尚雯婕,现在不会让化妆师在她脸上留下哪怕一丝不合适的瑕疵;Grace之后,人们还是会希望生一个Kimi般可爱的娃儿;当宁泽涛冲着镜头一笑时,金宇彬真的什么...

  审丑终究只是个过场——画完老年妆的尚雯婕,现在不会让化妆师在她脸上留下哪怕一丝不合适的瑕疵;Grace之后,人们还是会希望生一个Kimi般可爱的娃儿;当宁泽涛冲着镜头一笑时,金宇彬真的什么都算不上了。

  所以,丑鞋能当道?不,丑鞋只能算是秋后的蚂蚱。

 


  不爱美装爱“丑”装的“时尚人”

  世道变了!

  曾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皆变为“天下大丑,丑丑与共”——女明星爱上“老年装”;金宇彬开创了另一个审美格调,“丑帅”;“审丑”魔爪连孩童都不肯放过——上了《爸爸去哪儿》,曹格的女儿Grace被冠以“丑萌”,并隔空配对韩国“丑萌”娃Kkamooong。可嗟可叹,部分人族技能进化之迅速,令剩下人族望尘莫及。这股“丑”风洋洋洒洒,游荡到时尚界,更没放过穿在脚上的鞋子。

  大约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街头巷尾总会偶遇一些“时尚”青年:他们会挑染一部分头发,上身是从西市场入手的50元一件的“阿玛尼”弹力T恤,下身会是一条紧绷的包骨裤,随时可能从左裤脚撕裂到右裤脚。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双尖得如同钢钉的皮鞋,生生可以把脚的长度拉伸至少15厘米,如果再配一双白色的球袜,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每每入夜,他们顶着乱飞的蚊子,在路灯或者巷尾,操着优美华丽而又延绵不绝的国骂嬉戏追逐。牛郎迎客般的场景,是我对街头时尚的最初印象。那双掷地有声尖头皮鞋,是我人生中亲眼所见的第一双“丑鞋”。

  时隔不久,尖头皮鞋开始荼毒女性的征程。

  这种尖头皮鞋当然不是Jimmy Choo尖头鞋那样的温文尔雅,当时的尖头皮鞋和男式尖头皮鞋一样,鞋尖像鸟喙一般直直伸出十多厘米,鞋头夸张到走一步颤三下,十分便于检验鞋底的弹性。

  从此之后,“丑鞋”便开始不绝于“眼”。首先便是雪地靴。

  这种鞋子主要功能为了保暖,多用软羊皮或软牛皮做鞋面,鞋里是羊毛。但由于鞋背是由一整块皮料以弧形扎制,一旦穿久或者浸水,就会鞋型尽失,如同绑在脚上的麻皮袋。

  另一款被定位为“丑鞋”的是罗马鞋。

  罗马鞋又称为“角斗士战靴”,源自古罗马角斗士的皮质露趾鞋。角斗士多穿这种鞋参加战斗,或与猛兽搏斗,当时的民众也常穿这种鞋。然而,虽然它们既不能叫凉鞋,也不能称得上是裸靴,而是鱼嘴式的角斗士短靴。它们没有凉鞋那样充满了夏日清凉的气息,也不像长靴那样洋溢着秋季的爽朗,丑和笨拙足以来形容它们。

  其实在大学,经常有男生穿一种“从前面看像运动鞋,从后面看像拖鞋”的鞋子,后来才知道,这种古怪的东西原来还有名字——Birkenstock(博肯)。竟然还系出德国知名凉鞋品牌,有两百年的历史。

  不过,即便品牌如何声称其鞋履富含科技内涵,也抵挡不住脚被砸又打上石膏般的厚重感。而且在此之后,各种丑拖鞋登堂入室,所谓穆勒鞋、木屐式浴室拖鞋,以及登上香奈儿秀场的拖鞋,都只不过如同一只大白菜进了高档餐厅。它们的灵感源泉来自于——中国公共澡堂免费提供的各式拖鞋。

  这种鞋最大可悲的在于,舒服了自己,弄瞎了别人。



  Crocs——丑鞋变形记

  当然,也有事例说明,鞋丑是可以治的。

  2002年,Crocs首度推出防滑不脱色的Beach户外运动鞋,这个圆头阔身、鞋面有透气小孔的塑料鞋就是后来闻名世界的“丑鞋”——洞洞鞋。随后奇迹般地,“丑鞋”以“全功能时尚轻便鞋”的姿态迅速走红全球,还一度因抢购而缺货。

  “丑鞋”的成功源于一种名为Croslite的特殊树脂材料,防滑的同时还能保证鞋型的迅速恢复。就在Crocs走红之际,问题也开始出现。一方面,由于Croslite材料非常耐磨,一双“丑鞋”的寿命可以长达十年,这大大降低了购买者的再消费欲望;另一方面,市场上出现了大量“山寨鞋”,它们不但抢走了Crocs的市场份额,还在短期内让整个消费市场迅速饱和。

  “原来公司的产品就是这双大头鞋,公司的利润基本也都来源于这双鞋,市场的变化让我们必须做出一些改变,仅靠这双鞋已经万万不行了。”Crocs中国区运营总监凌洁说。

  于是,Crocs需要一次大变身,但这一刀该动在哪?如何动?

  幸运的是,受金融危机洗礼后的Crocs在客观上并不具备跨行业多元化的条件,所以Crocs选择了最保险且投入最小的一条路——丑鞋改造。

  除了保留经典的大头洞洞鞋款式外,Crocs还利用Croslite材料开发了大量贴近大众款式的时尚鞋履,提高新品推出的频率,从每季数十款到近百款,再到如今的300多款,丑鞋不再丑了。

  逆境催生的“丑鞋变时尚”的举动,让Crocs收获了喜悦,公开财报显示,在欧债危机笼罩下的2011年,Crocs收入从2010年的7.897亿美元,增长27%至10亿美元;2011年全年纯利从上年的6770万美元,增长至1.128亿美元;毛利为5.364亿美元,占销售额的53.6%。

 

  (以上图片均来自网络)

  审丑:再流行的丑时尚都是“芥末油”

  被奉为现代丑学开创人的罗森·克兰兹在《丑的美学》中说:“吸收丑是为了美而不是为了丑。”

  丑只能代表人性的负面,是与美相比较、相对立而存在的生活样态。只有当丑与恶成为被人掌握的积极力量,即通过对丑恶事物的厌恶,唤起对美与善的渴望与追求的时候,丑才能有审美价值。

  这恰如山珍馐味吃腻后,一块恶臭的炸豆腐能让人三月不想肉味;琳琅蔬果尝遍后,非要用榴莲的酸臭气熏一熏。当对型男鲜肉们审美疲劳后,来一些“丑帅”的明星,让你既想看,还不忍多看,就像芥末油,放在菜里冲冲鼻子就好。

  所以,敢于冒险的登山者们迎来了他们的“芥末油”——Vibram。

  这款籍贯为意大利的登山鞋薄而轻,有着出色的耐磨性和良好的防滑性,并且符合人体工学,让双脚自由移动,感受大地的质感。

  其他还好,最后的“感受大地质感”,是其最具革命性,也是最要命的设计——鞋完全设计成脚的样子,而且五个脚趾是分开的!不经意地望去,简直就是一双炭黑的大脚赤行在路上。

  如果Vibram还能勉强称之为“积极力量”,那么金凯瑞在奥斯卡穿的那双仿真“霍比特人的大脚”绝对体现人性的黑暗和恶意。

  一双“丑鞋”的出现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有时候是牺牲了美感而突出实用性,有时候则是彻底无视实用性,转而沉醉于时尚的幻想之中。但是当一些最好的鞋类设计师(比如普拉达)将它们从T台上取下时,也会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为如此“戏剧化”的设计买单。

  2007年,Jean PaulGaultier设计了一款鞋头像一把铲子的高跟鞋,时尚周还没过完,该鞋就被记录到史上最丑鞋子大典中去;2010年,Anna Korshun的一款鞋子让人直接无法为之定义:原本已经比较丑的“婆婆鞋”外侧莫名加了类似某种遮挡物的长方形皮块。丑已经不足以形容这双鞋了。

  不过,按照严歌苓的说法,更高一层的审美,恰是审丑。

  我们或许可以认为那些制造丑鞋的人拥有着更高一层的审美,而那些穿丑鞋的人只是看惯了美,需要用丑来给自己提醒美的存在。

  不过,审丑终究只是个过场——画完老年妆的尚雯婕,现在不会让化妆师在她脸上留下哪怕一丝不合适的瑕疵;Grace之后,人们还是会希望生一个Kimi般可爱的娃儿;当宁泽涛冲着镜头一笑时,金宇彬真的什么都算不上了。

  所以,丑鞋能当道?不,丑鞋只能算是秋后的蚂蚱。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杨凡、杨婷婷]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