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力,用影像成就你我

女子患癌家人从未陪过床 网恋男友举债帮其治疗

2016-07-29 08:12

显示

女子患癌家人从未陪过床 网恋男友举债帮其治疗

编辑 / 姚筱玮

  • 今年28岁的赵达飞来自河北辛集,2015年6月,相恋四年的女友、铜川女孩侯宝娟查出卵巢癌,从第一次手术至今,医药费已花掉16万,赵达飞负债贴身照顾患病女友。为了舒缓女友住院期间的心情,他为女友买了一个日记本,记录抗癌期间的心路历程。
  • 7月28日,华商报记者在西安市高新医院住院部四楼血液科肿瘤科病房见到了侯宝娟,因为八次化疗,原本一头长发,现在已经几乎掉光了头发。最近以来出现的腹腔积水,也让她不停呕吐,难以正常饮食。身体孱弱,蜷缩在病床上,身高一米六五的她,体重也从病前的120斤急剧下降到90多斤。
  • “我们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后来我来到西安,我们都曾在一家公司上班。2014年我回到辛集老家,打算做点土特产生意,还没有收回成本,女朋友就病倒了。”赵达飞翻起以前在一起时的照片,侯宝娟还有一头乌黑的长发,他说,“她喜欢旅游,去年5月我们还一起去了北京,6月份就检查出得了卵巢癌。”
  • “她父母都在甘肃工作,她从小就在姑姑和奶奶家生活。和她相恋之后,我了解了她的身世,就觉得她怪可怜的,不想让她上班工作。每个月我俩靠我四五千的收入生活,在东辛庄租了一间房子。”赵达飞说,“生病以来,也一直是我在照顾,她实在太可怜了,我没法抛下她不管。””从2015年6月第一次手术切除子宫和卵巢至今,侯宝娟已经做了8次化疗,每次费用在一万元左右,还会伴随严重的脱发和呕吐。为“了缓解侯宝娟化疗后的呕吐症状,赵达飞说,在病友的推荐下买了一种进口止吐药,一盒三片,650元。每次做完治疗,她就难受的吃不下东西,呕吐严重的时候,还会把绿色的胆汁吐出来。”
  • 在赵达飞的手机里,女友侯宝娟的昵称是“猴猴猴”,买到止吐药的时候,给女友发短信,侯宝娟回复:“我真的好难受,我觉得自己快不行了。”赵达飞16岁时,母亲病逝,和父亲相依为命,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现在,父亲在北京做保安,赵达飞说,“得知儿子女友生病后,父亲将自己仅有的三千元打给我,带她看病。女友生病的这一年多来,赵达飞停掉手里的土特产生意,回到西安专心照顾她。
  • 赵达飞说,“为了照顾她,我无法工作。每天住院费用500元左右,化疗一次一万左右,这次病情复发,住院又花了三万多元。亲戚朋友已经被我借怕了,现在大概算了一下已经负债十余万。”和侯宝娟同病房的病友家属王先生说,“这两个孩子太不容易了,一直都是小赵陪着她,没有看到她家里人来陪过床。”
  • 赵达飞说,“由于我们还没结婚,第一次做手术需要签字,是她父亲来办理的手续,出了4万块手术费。后来医保报销了两万多元,支撑着后续的化疗和住院费用,但钱很快就用光了,我只能向亲朋好友借钱给女友治病。后来病情复发比较严重的时候,他父亲来又给了四千块。”在侯宝娟的日记中,却还是能看到对父母的思念和对亲情的渴望。在写到父母的章节中,都能看到明显的泪痕印迹。而华商报记者联系到侯宝娟在铜川的姑姑侯女士,她说,“侯宝娟确实是和奶奶一起长大,我帮忙照顾,但她上学生活的费用,以及她这次做手术的费用,她父亲是承担了的。”至于为什么没有带侯宝娟去甘肃生活,侯女士说,“那肯定是有他们的原因的。”

图集推荐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