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大陆

儒学归乡记——访山东省乡村儒学讲堂

[提要]记者走进了山东省泗水县圣水峪镇的一座乡村儒学讲堂。偌大的教室里被前来听课的村民围得水泄不通,而坐在最前排的则是饶有兴致地念诵着经典的孩子们。

  “弟子规,圣人训,首孝弟,次谨信……”循着朗朗的书声,记者走进了山东省泗水县圣水峪镇的一座乡村儒学讲堂。偌大的教室里被前来听课的村民围得水泄不通,而坐在最前排的则是饶有兴致地念诵着经典的孩子们。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是刚刚自驾从济南赶过来的山东大学教授颜炳罡。他一面教授着儒家文化中最核心的作揖礼,一面用诗经中的《相鼠》传讲“孝道”。在他的带领下,几位听讲的学生走到前台,向着台下的父母作感恩的深深一揖。

  “乡村是儒家文化的根。在传统文化回归华夏大地之际,我们走进农村,传播儒学,反哺生养我们的乡土大地,既是为了让传统文化更好地生长,也是在践行作为现代知识分子的使命。”颜炳罡对记者说。

  移风易俗 敦睦乡里

  2013年1月,以尼山圣源书院为依托,圣水峪镇建立了第一个乡村儒学讲堂,以此揭开了尼山乡村儒学实验的序幕。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重新在儒风孝道浸染下的圣人故里,也开始发生悄然的变化。 “村里一个老太太有四个儿子,每人定期都要上缴生活费供给她养老,唯独二儿子儿媳例外,谁干预都没用。”北东野村的村支书庞德海在谈到村民的变化时,显得很是感慨,“想不到听了几堂儒学课之后,两口子竟然主动上交200块钱给老太太,还请她去家里吃饭。”

  官庄村村支书汤金金也目睹了同样的改变。据他介绍,乡村儒学开讲以来的一年半时间,原本逐渐变得冷漠而提防的邻里关系开始回暖,从老死不相往来变得互敬互爱。 “乡村儒学建设的效果出乎我们的意料。”中国社科院副研究员、同时也作为乡村儒学的发起人的赵法生这样说道。“变化不仅局限在个人私德的家风,更表现在社会公德的村风。”

  据介绍,礼义廉耻的普及,让曾经行为示范的乡土人文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改观:乱扔垃圾的现象得到遏制,农村环境卫生状况有所好转;农网改造期间,政府开展工作也更加便利,官民冲突骤减;更显而易见的变化是,小偷小摸的情况少了——过去每天都有人守夜的晒粮场,如今无人把守亦颗粒不少。

  颜炳罡声称,希望乡村儒学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向更理想的状态推进,不仅能给予乡民精神上的和谐,也能带来更实在的物质的享受。“我们的目标,是要让儒学成为老百姓最基本的生活方式,实现知行合一。”

  孝悌为本 因材施教

  乡村儒学讲堂初设之际,大概是它最为艰难的时刻。在文化领域长期荒漠化的乡土社会,如何让传统的士大夫学问获得听众,是发起人们必须考虑的首要问题。

  据村民介绍,为了鼓励第一批学生走进课堂,甚至还采取了发放小礼品的形式,比如肥皂、毛巾或者脸盆,勤勉者更有额外的奖励。然而,课堂的吸引力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内容上。要把课讲到农民群众的心里,其难度与大学授课不可同日而语。

  “孔子有句话叫做‘因材施教’,这可以说是儒学的传统。”一年多来始终坚持在农村义务授课的颜炳罡说,“根据教学对象的不同,尽可能做到深入浅出,以事言理,而非以逻辑推导为主。这是乡村儒学授课的基本形式。”

  除了形式上的积极顺应,讲师们在内容上也多以“孝”为突破口。在课堂上,不少孤苦老人听闻孝道便默然垂泪,许多青年男女也抱着孩子来听孝道,唯恐子孙不孝。课堂还以《弟子规》为教材,引入礼仪规范和伦理教化,配合不定期的义诊义教和文艺汇演,形式多元,因地制宜,可以说真正走进了村民的心坎里。

  这样“接地气”的课堂,自然而然地成为乡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有些老人早已听不见了,仍坚持去课堂,毋宁说是在寻求一种精神家园的慰藉。”在椿树沟村教学点义务支教的中学德育教师孔为峰,一语道出了乡村儒学课堂得以发展壮大的根本所在:“村里的老人们年龄都和我们父母相当。我们回来给他们讲课,就如同孩子回家看望双亲一样,说什么他们都爱听。乡亲们在讲堂上收获的,其实是满满的幸福感和团圆感。”

  城乡统筹 官民互补

  讲到乡村儒学,就不能不提尼山书院。两者一为城市儒学的圆心,一为乡村教化的基点,可谓相辅相成,互为补充。这种“城乡统筹”推进的文化传播模式,最早在泗水县的尼山圣源书院展开。“自古以来,文化从来都是由城市辐射到农村。”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同时也作为尼山圣源书院山长的许嘉璐指出,“农耕时代,农村文化聚集到城市,精细化和制度化。今天,我们书院应该让传统文化再回归到农村去。” 今年5月以来,山东省全面推进“图书馆+书院”模式,接手了原本“民办公助”的书院建设,掀起一场“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浪潮。城乡统筹的模式被继承下来,山东省文化厅副厅长李国琳表示,各级尼山书院要把对乡村儒学讲堂的队伍培训、活动指导、流动服务作为日常工作的重要内容。书院的带头作用,由此可见一斑。

  然而,由传统书院的“民办”转为当代书院的“官办”,又将会对乡村儒学传播带来怎样的影响?书院相关人士指出,山东省150多个“图书馆+书院”模式虽基本覆盖到全省的地级市、市辖区、县级市以及县,却没有无缝对接广大乡、镇、村、社区等基本单位。因此,民间力量对基层文化建设的作用是不可小觑的。

  当然,乡村儒学讲堂的独立运作,和政府主导的书院管理体系之间,也还存在着进一步磨合的空间。颜炳罡认为,这个问题应当辩证看待:乡村儒学的大面积铺开,离不开政府政策和资金的强有力推动;而更多的民间资本参与其中,则有利于实现乡村儒学的长效发展。

  返本开新 任重道远

  有“中国最后一位儒家”之称的著名思想家梁漱溟,曾在他的名作《乡村建设理论》中提出国家的建设应当自下而上,从乡村抓起;而乡村建设的重点,则在于以儒家文化为本,逐步建立新礼俗和信的社会组织构造。当代山东乡村儒学的大规模实践,与七十多年前梁漱溟的论述,正可以说是“相互辉映”。

  事实上,民间的传统文化之风早已兴起多年。青州市孝文化协会会长曹元国向记者介绍,早在2004年,孝文化协会便积极开展传统伦理道德的传播活动。而青州市下辖的王坟镇侯王村,开展“以孝治村”已有八年。近来,借着政府大力推广的东风,侯王村将“乡村儒学”与“以孝治村”相结合,掀起独具特色的儒孝之风。

  像侯王村这样的村镇,在山东还有很多。结束试点的乡村儒学,目前已大踏步地迈进全省各地,在济宁、聊城、潍坊等市村镇迅速发展,呈现出蔚为大观的“乡村儒学”现象。据悉,未来三年,全省17市都将建立教学点。到2015年,全省乡镇和村级“乡村儒学讲堂”将实现基本覆盖。

  当被问及乡村儒学的前景时,身为尼山圣源书院执行院长的颜炳罡深感任重道远。“儒学从古代的“士教”转化为当代的全民之学,事实上也是在顺应社会结构的变化。我们在去粗存精的同时,还要把握住当代精神文明建设的大方向,才能做到古为今用。” 他进一步指出,现在的乡村儒学只是万里长征迈出了一小步,还有很多困难亟待克服,譬如专门教材的编写、乡村儒学基金会和研究院的建立、师资队伍的本土化等等。只有把这些问题处理好了,乡村儒学才能真正持久地传承下去,真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光明网记者 鲁博林)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儒学 归乡 乡村儒学讲堂 齐鲁网 孔子频道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